后宫奇闻:二手村妇如何由宫女成了皇后

后宫奇闻:二手村妇如何由宫女成了皇后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立栗姬为皇后。而且,景帝对自己所有的儿子、妃妾一再嘱咐:“我死了之后,你们也一定要善待薄氏!”

  脑子进水的栗姬本以为自己可以立马转正,见没有动静,心里存有怨气。她又出昏招,居然与景帝耍性子,故意不听话,经常肆无忌惮对被废的薄氏出言不逊。景帝对此很恼火,但因为栗姬毕竟是太子母亲,强压怒火没有发作。

  栗姬在往绝路上狂奔的时候,王也驶上了希望的快车道。她明白景帝没有马上立栗姬为皇后,是对她不满。于是,王使了挺阴损的一招。她撺掇大臣写奏章,请立栗姬为后。这个大臣不懂政治,认为这既顺理成章,又能巴结未来的皇后,立即上奏,称“古人言‘子以母贵,母以子贵’,如今太子他娘该封为皇后啦”。

  这道奏章触动了景帝敏感的神经,他阅后大怒,认为这是一个阴谋,立即传旨将奏事的大臣宰了。而且,景帝很自然地联系到这主意肯定是栗姬出的,于是他要解决栗姬的问题了。从根上说,栗姬儿子的太子位必须要废,否则栗姬总有翻身之日。

  倒霉的刘荣就这样被母亲牵连进去,曾以母贵,终因母贱。栗姬这才明白自己的愚蠢,她根本就不是王的对手!但一切都晚了,她已经连景帝的面都见不到了,最后在抑郁中死去。

  在王忙于设计搞掉栗姬的同时,另一项工作也在抓紧进行—树立儿子刘彻的形象。不过这事不用王出头,她的亲家母刘嫖比她还起劲,整天扒在弟弟景帝耳边夸她这个女婿多么多么的好。

  景帝对这个儿子印象本来就不错,王怀刘彻时就出现吉兆,而且怀上他不久刘启就继位当了皇帝,所以景帝刘启动了换太子的念头。而请奏栗姬为皇后事发后,无疑更坚定了景帝废掉刘荣太子的决心。

  刘荣被废后,那个爱捣乱的窦太后又恰到好处地跳了出来,要景帝重新考虑由弟弟刘武接班的事,景帝只好速下决心,要立刘彻为太子。

  但刘彻是景帝的第七个儿子,废了长子刘荣,按体统也轮不到老七接位呀,所以只能从刘彻他娘王身上找辙。如果王成为皇后,那么立她儿子刘彻为太子就顺当多了。

  中国官场上的规矩历来复杂,绕开规矩的方法就更复杂。这就培养了一大批的天才。

  就这样,王不容争辩地必须要成为皇后。王可算是中国历代后宫中的一景,她以有夫有女之身不仅混进皇宫,而且最后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这不要说在宗法制度严酷的封建社会不可思议,就是在已经开放的现代社会也难以想象。她至少犯有重婚罪呀!

  王就任皇后之后仅十二天,年幼的儿子刘彻就受立太子。九年后,景帝去世,刘彻接班,王顺理成章成为太后。由于刘彻最后成为一位历史上大有作为的圣君,所以人们也就不再对这种歪七扭八的变通方式多嘴了。

  王真正是母以子贵了,她的族人也跟着涨价。她活着的娘臧儿被封平原君,死去的爹被追认共侯。她的亲哥王信被封侯,她的同母异父弟弟田、田胜也都受封侯爵,田最后官至丞相,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当田权倾一朝甚至胡作非为时,姐姐王没少为他提供毫无原则的支持。至于王生的三个女儿和她妹妹王息生的四个儿子,就更没问题了,他们也都算当今圣上的儿女,女的都受封公主,男的均封王。

  王成为皇太后之后,与太皇太后窦氏又斗了几次法,因为都是为各自的局部利益,两方外戚互相牵制,反倒酿不成“外戚之乱”。

  当皇太后把一切都搞定后,她最挂念的就是与平民丈夫所生的女儿金俗了。儿子刘彻对母亲这不太光彩的过去表现出了难得的理解。当他得知宠臣韩嫣已经找到他失散在民间的这个姐姐时,不禁责怪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汉武帝刘彻马上派人侦查,在长陵镇找到了金俗的家。此时的金俗早已嫁人并生儿育女,这里应该是她的婆家。随后,刘彻让人备车,亲自去迎接异父姐姐。当车队赶到金俗家弄堂口时,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徐娘半老不减风流 只因皇帝丈夫是个独眼龙
·下一篇文章:唐玄宗有一位来自中亚的洋贵妃:曹野那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99211254219504CKE036180H4J8K5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