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养在深宫的宠物

杨贵妃养在深宫的宠物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唐代,在寂寞的后宫,也有很多种动物被豢养着。

曾经一度流行养猫。但据《旧唐书》记载,武则天因为争宠把美貌的萧淑妃折磨致死,萧淑妃诅咒武则天变成老鼠,自己来世变成猫,于是武则天怕猫,从此不许宫中养猫。

养宠物狗比较普遍。王涯的《宫词》之十三写道:“白雪儿拂地行,惯眠红毯不曾惊。深宫更有何人到,只晓金阶吠晚萤。”“白雪儿”是宠物狗的品种,它贴着地走来走去,踏踏实实睡在红地毯上,不会受到打扰。冷清清的宫中,没有皇帝的眷顾,连宠物狗都很寂寞,实在闲得无聊,只能趴在台阶上对着萤火虫叫。

据《酉阳杂俎》记载,杨贵妃养的宠物狗叫康国子,玄宗和亲王下围棋时,杨贵妃抱狗在旁观战,贵妃怕玄宗输棋,就暗示宠物狗跳上棋盘搅了局。

除此之外,还有几种动物也是常被养在后宫的。

鹦鹉能说会道,是后宫的宠物。朱庆馀的《宫词》写道:“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宫女们行动没自由,言语也没自由,怕鹦鹉学舌,什么都不敢说。另外,鹦鹉被困锁于金笼,宫女被幽禁于深宫,有着相似的命运,徐夤的《宫莺》写道:“可怜鹦鹉矜言语,长闭雕笼岁月赊。”据《明皇杂录·逸文》记载,岭南进献的白鹦鹉被唐明皇和杨贵妃称为“雪衣女”,教它背诗,念几遍就会,比人都聪明。接下来又说皇上博戏的时候要是形势不利,鹦鹉就飞来搅局,跟杨贵妃那个宠物狗一样善解人意。

宫中经常可以听到蟋蟀的叫声,白居易的《禁中闻蛩》写道:“西窗独暗坐,满耳新蛩声。”“蛩”就是蟋蟀,他在宫禁之中听到到处有蟋蟀的叫声。这些蟋蟀有些是自然环境生长的,有些则是专门养的。据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唐代的后宫女性把蟋蟀装在小金笼里,放在枕畔听其鸣叫,后来试着让它们相斗取乐,赌输赢。《负暄杂录》记载:“斗蛩之戏,始于天宝间。”而且历代皇帝往往也有斗蟋蟀的爱好。

至于养蜘蛛则比较特殊。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 七月七日乞巧节,宫女们捉蜘蛛放在小盒里,早起看蛛网的稀密程度,密者得巧多,稀者得巧少,是一种占卜游戏。蜘蛛这种“宠物”大概也就是“七夕”那阵子养。

也养飞禽,比如养鹰鹞等鸟类。王建的《宫词》写道:“内人笼脱解红绦,戴胜争飞出手高。”“笼脱”是鹞,鹞是一种比鹰略小的猛禽。“红绦”是一种专门牵系飞禽的红色装饰带。“戴胜”是布谷鸟。当然,宫中女性养飞禽是为了放着玩儿,跟把鹦鹉长期养在笼子里不一样。

地上跑的,天上飞的都养,水里游的也不例外。王建的《宫词》之三十写道:“春池日暖少风波,花里牵船水上歌。遥索剑南新样锦,东宫先钓得鱼多。”写后宫钓鱼嬉戏的情景。宫中有大片水域,养着各种鱼类,还有专门供钓鱼的“钓鱼亭”和“钓鱼船”。

宫中养羊比较有趣,用羊拉车作为代步工具。虽然唐代是否实行这种“行幸”方式未见记载,但唐诗中有所涉及。殷尧藩的《宫词》写道:“夜深怕有羊车过,自起笼灯看雪纹。”妃子们怕不经意错过了承恩的机会,大半夜起来小心翼翼地去查看雪上的印痕。皇上坐在羊车上在后宫游走,羊停在哪里,他就在停留的宫嫔居所过夜。这就让许多后宫女子煞费苦心,投羊所好,“取竹叶插户,以盐汁洒地,而引帝车。”

唐代有些皇帝也有养动物的爱好。罗隐的《感弄猴人赐朱绂》写道:“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何如买取胡孙弄,一笑君王便著绯。”说会耍猴也能当官,何苦费半天劲去考试。唐昭宗李晔喜欢养猴,连避藩镇之乱逃往蜀地时也带着驯养的小猴随驾,还给弄猴人赐红袍加身,享受“高干”待遇。

《全唐诗》提到“斗鸡”有五十余处,这项运动带有赌博性质,后来总是和不务正业联系在一起。“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神鸡童谣》)“神鸡童”贾昌因善于驯鸡、斗鸡,深得玄宗宠幸,享尽荣华富贵。唐朝好几个皇帝都喜欢斗鸡,僖宗除了斗鸡还斗鹅,这些鸡呀鹅呀也都被当成宠物在宫中养着。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康熙的陵墓里为何葬了四十八个后妃?
·下一篇文章:末代皇帝溥仪自述:婉容被卖给了日本军官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9840530I7EABK2A82GCIDFE9J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