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皇宫里的十二种游戏

中国古代皇宫里的十二种游戏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李肇的《国史补》卷下记载:“今之博戏,有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有黄黑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有黄子、黑子各15枚,有两个骰子。

  温庭筠的《南歌子词二首(一作添声杨柳枝辞)》之二写道: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烛”谐音“嘱”。“围棋”谐音“违期”。这其实是一首情诗。

  赵抟的《废长行(辨其惑于无益之戏而不务恤民也)》写道:“紫牙镂合方如斗,二十四星衔月口。贵人迷此华筵中,运木手交如阵斗。&hellip&hellip莫令终日迷如此,不治生民负天子。”意在关心民生疾苦。

  皎然有《薛卿教长行歌(时量移湖州别驾)》:“由来君子行最长,予亦知君寄心远。”长行经有君子行、小人行。

  八、射覆

  据《汉书·东方朔传》记载,射覆是用巾盂等物覆盖东西让人猜。而《红楼梦》第62回提到的以诗文进行射覆与此完全不同,覆者先用诗文、成语、典故等隐寓某一事物,射者猜度,用也隐寓该事物的另一诗文、成语、典故等揭出谜底。得饱读诗书的人才能玩。

  李商隐的《无题二首》之一写道:“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这里提到了藏钩和射覆两种酒令游戏,都有一定的博弈成分。宫中亦好此戏。

  九、簸钱

  又称打钱、掷钱、摊钱。参与者先持钱在手中颠簸,然后掷在台阶或地上,依次摊平,以钱正反面的多寡决定胜负。

  王建的《宫词》之九十五写道:

  春来睡困不梳头,懒逐君王苑北游。暂向玉花阶上坐,簸钱得两三筹。

  据《开元天宝遗事》卷上之“戏掷金钱”条的记载:“内庭嫔妃,每至春时,各于禁中结伴三人至五人,掷金钱为戏,盖孤闷无所遣也。”

  王涯的《宫词》之十四写道:“百尺仙梯倚阁边,内人争下掷金钱。风来竞看铜乌转,遥指朱干在半天。”

  司空图的《游仙二首》之一写道:“蛾眉新画觉婵娟,斗走将花阿母边。仙曲教成慵不理,玉阶相簇打金钱。”

  无名氏的《宫词》写道:“花萼楼前春正浓,蒙蒙柳絮舞晴空。金钱掷罢娇无力,笑倚栏干屈曲中。”

  十、斗花斗草  

  斗百草这种游戏虽有一定的博弈性质,但更偏重玩耍娱乐性,输在其次。女子好此戏,参与者比谁的花草种类多、品种新奇,有时是插戴在头上展示。

  王建的《宫词》之八十五写道: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郁金是一种香草。这个宫女把拾到的花草偷偷藏起来,出其不意拿出来,这样别人就全都不是对手了,所谓出奇制胜。

  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卷下记载:“长安士(仕)女,春时斗花,戴插以奇花多者为胜,皆用千金市名花植于庭苑中,以备春时之斗也。”花大价钱买花种植,为了比斗。

  据唐·冯贽《云仙杂记》卷9《灵运须》引《国史纂异》的记载,唐中宗的女儿安乐公主为了斗百草,忽发奇想,命人到南海的祗洹寺剪掉维摩诘塑像的胡须,因为传说那是谢灵运的美髯。宋人黄朝英的《缃素杂记·端午》诗写道:“因笑唐家公主呆,预令驰驿剪祗洹。”

  斗花斗草是有赌注的。

  刘禹锡的《白舍人曹长寄新诗,有游宴之盛,因以戏酬》写道:“若共吴王斗百草,不如应是欠西施。”把西施当赌注,真是奇思妙想。

  宫词丛钞》第十八写道:“美人背看内园中,犹自风流着褪红。为赌金钱争百草,急行遗却玉珑璁。”

  十一、斗鸡

  《全唐诗》提到“斗鸡”一词有50余处,其中把“斗鸡”与“走狗”或“走马”连用或对应的就有近10处,这项运动赌博性质明显,后代总是和不务正业联系在一起。

  《神鸡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揭秘残酷朱元璋:陪葬妃子被活活灌水银而死
·下一篇文章:饮酒作乐:洪秀全极端腐败的“数字化”后宫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9724111059FB0I9BFE0K24F5388F9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