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也戴绿帽子——那些情欲绽放的后宫艳事

皇帝也戴绿帽子——那些情欲绽放的后宫艳事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一、秦庄襄王王后赵姬——没有性生活,你让我怎么活?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56ffc23c0105lofp


   
   公元前260年的一天晚上,在赵国都城邯郸的一所豪华夜总会里,有一个歌姬,正在用她的天籁之音与倾城之色服务着台下亢奋的男人。在这里,也许只有她有这个能力,把众多男人从脱衣舞娘那里吸引过来,让他们欣赏流行歌曲这一略显高雅的艺术。
   这个女人姓赵,无名,人称赵姬。那一年,她年方二八、风华绝代,是这所夜总会的头牌歌姬。一般人都说,此女色艺双绝,但从来是卖艺不卖色。其实,这只是对一般人来说,而对不一般的人来说,那就不同了。这天晚上,在台下的众多粉丝们之中,就有一个不一般的人,他叫吕不韦,是一个超级巨商。
   吕不韦原只是小小的卫国濮阳的一个普通商人,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五年前,他举家迁来邯郸,生意越做越大,时至今日,终于成了邯郸城的福布斯排行榜第一人。尽管富可敌国,但吕不韦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做一个政治家。因为当时的人们思想不像现在这么开放,他们的官本位思想极其严重,眼里只有当官的,至于商人,不管你趁多少钱,都难以得到官人的那种敬畏和尊重。
   一年前,吕不韦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结识了一个落魄的大贵人,他叫嬴异人,是秦国大王昭襄王的孙子,太子安国君的小儿子。为什么秦国的王子会落魄在赵国的都城呢?因为当时有个习惯,实力相当的两个国家,为了避免互相之间发生战争,就互派自己的王子到对方去做人质,以使彼此有个制约——异人就成了这个倒霉鬼。更严重的是,由于没有制约住,双方在长平发生了摩擦,于是,异人在赵国就成了狗一样的人,整天缺衣少食,不招人待见,而且还回不了国,过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生活。
   能结识有钱的吕不韦,嬴异人非常开心,因为他在这里举目无亲,有个人不但能帮他解决经济困难,而且愿意听他诉说苦楚,他真是感激涕零。而吕不韦呢,认识异人之后也是兴奋得嗷嗷大叫,他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汇报给了他老爸,并向他提了三个问题——
   吕不韦:“种地的利润如何?”
   他老爸:“是本钱的十倍。”
   吕不韦:“经商的利润呢?”
   他老爸:“100倍。”
   吕不韦:“那,假如帮一个王子回到自己的国家,并取得王位呢?”
   他老爸:“我靠,那就不可计量了。”
   从那之后,吕不韦就定下了下一阶段的人生计划:帮助嬴异人回国,并当上大王。同时,他还在心中酝酿了另一个计划。今晚,来听赵姬的演唱会,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演唱完毕,吕不韦径直来到后台,见到赵姬,对她开门见山地说:“敝人吕不韦,仰慕姑娘已久,今愿以千金为姑娘赎身,纳为小妾,如何?老板那边我已谈好了,现在就等你的答复了。”赵姬年纪虽轻,但风月场上早已阅人无数,看到吕不韦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又帅又有钱且气质不俗的男人。但她却没有立即答应,而是面含娇羞地说:“谢官人好意,容我思量思量。”其实,她思量个屁啊,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如此回答,只是想试试吕不韦的诚心罢了。
   三天后,吕不韦又来了。赵姬早就收拾好行李,苦苦盼了三天了,一看到吕不韦的马车,就兴奋得嗷嗷大叫,直接上了马车,跟着吕不韦回家了。
   颠鸾倒凤,数日。
   两个月后,吕不韦请来了一个郎中,为赵姬把脉。赵姬很纳闷,她没病啊?问吕不韦,他只是笑而不答。
   把完脉,郎中来到客厅,朝着吕不韦拱手作揖:“恭喜吕爷,贵夫人有喜了,从脉象看,是个公子。”吕不韦听后大喜,重金酬谢了郎中。把郎中送走后,一个人在客厅里兴奋得嗷嗷大叫。叫完后进入卧室,严肃地对赵姬说:“如今,我不想瞒你了。我有个计划,需要你帮我完成。如此如此……”
   赵姬听完吕不韦的计划,心中顿时失落起来,本以为的幸福生活眼看着就要没了。但她毕竟是久经世态的妓女,对人间冷暖自是看透了。虽然心中不悦,但还是答道:“贱妾是大爷买回来的,怎么处置,自然全听大爷的。”吕不韦从话里听出了她的不悦,于是开导她道:“不幸只是暂时的,异人是个傻瓜,等你做了王后,我做了大臣,咱们还可以私通啊。”一听王后和私通,赵姬的不悦一扫而光,面色潮红,差点就就兴奋得嗷嗷大叫。
   “我一定全力配合你。”赵姬懂事地说道。
   吕不韦大喜。
   当天晚上,他就买通监视异人的赵国特工,把他请来家中做客。异人一看又有好吃的了,兴奋得哇哇大叫。吕不韦纠正他道:“是嗷,不是哇,你得入乡随俗。于是,嬴异人就改以嗷嗷大叫。”
   三杯过后,吕不韦拍了两下巴掌,从后庭走出来一个美人,袅娜娉婷,楚楚动人,轻抚琵琶,朱唇微启,唱起了流行歌曲,正是赵姬。再看那嬴异人,他呆了,从赵姬出场的那一刻,他就呆了。吕不韦看在眼里,乐在心中,但面上丝毫表情未露。一曲唱罢,异人才从直直地愣神中走出来,他扑通一声跪在吕不韦面前:“大哥,这谁啊,给我当老婆吧,求你了。”吕不韦假装不悦道:“你也太那啥了,这是我媳妇啊。”异人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吕不韦又假装叹气道:“唉,反正为了你,我万贯家财都不打算要了,何况一小妾呢?好,大哥成全你,她,归你了。但来日你若登基,千万不能老哥哥我啊。”异人听后大喜,兴奋得连嗷嗷大叫都忘了,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如捣蒜道:“大哥放心,只要我做了国君,你就是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吕不韦说:“那我就放心了。”
   接下来,吕不韦就要按部就班实行他的计划了。为了让异人当上秦国国君,他必须主动采取必要的措施。他首先来到秦国,用大量的珠宝买通了昭襄王的太子安国君的宠妃华阳夫人的姐姐,通过这个姐姐,给华阳夫人敬献了更多的珠宝,并捎话说:“您虽是安国君最宠爱的姬妾,但是无子嗣,应该尽早过继一个,不然待至色衰爱弛,有何依靠?现在异人在赵国当人质,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何不乘此机会,立异人为嫡嗣,这样异人必感德不忘,夫人亦终身有靠,一举两得!”这一席话说得华阳夫人如梦初醒。当夜转告太子,决定立异人为嗣子。就这样,异人朝着秦国国君的位子靠近了一大步。
   回到邯郸后,吕不韦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异人,异人自是对吕不韦感激不尽。几个月后,赵姬为异人生了一个吕不韦的儿子,此子名叫嬴政,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秦始皇。当然,傻乎乎的嬴异人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个儿子是自己的种。
   几年后,昭襄王驾崩,安国君即位,不久后,通过外交斡旋,嬴异人终于得以回国了。当然,他不但带着赵姬和她儿子,还带着以宾客为身份的吕不韦。
   安国君当了几十年太子,即位时就已年老体衰了,当了没多久国君,就一命呜呼了。历尽劫难的嬴异人同学,终于登上了历史的舞台,顺便登上的,还有赵姬和吕不韦。
   需要提到的一点是,赵姬嫁给异人后,她和吕不韦一直保持着有一腿的关系,到了秦国,异人当上国君后,依然如此。只是赵姬和吕不韦太聪明,异人又太傻,所以,事情一直未被发现。
   且说异人当上国君后,立即提拔吕不韦当了丞相,并封赵姬为王后,立嬴政为太子,算是兑现了自己当年的承诺。当上国君的嬴异人,为了弥补自己残酷荒芜的青春,决定加倍地补偿。于是,他就把举国事务交给吕丞相打理,自己专心地享受生活。可酒色伤身,又加上吕不韦指使赵姬没日没夜地使尽浑身招数极尽妖媚之能事和异人颠鸾倒凤,异人的身体是每况愈下,慢慢就吃不消了。没多久,他也一命呜呼了。这年,他才36岁。
   嬴异人死后,嬴政登基,赵姬成了太后,吕不韦被尊为相父,一手把持朝政。这年,嬴政13岁。
   异人一死,赵姬和吕不韦更是有恃无恐了,几乎过上了夫妻一样的生活。但是,此时的赵姬30多岁,正值虎狼之年,对性生活的需求极其旺盛,而吕不韦年纪渐长,又有国事缠身,再加上害怕被嬴政发现,所以有抽身而出之意。
   但赵姬那边怎么办呢?吕不韦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不但阳物雄伟——把它插进小车的轮轴里,不用手力,小车的轮轴就能活动自如,而且据说在房帏之事上也能力异常。这个人,叫嫪毐。也许,他能满足赵姬的需求,吕不韦在心里暗想。

   说干就干,吕不韦赶紧派人去把嫪毐请进府里,向他说了自己的计划。嫪毐本是咸阳城里的一个无业游民,如今有这样的好事降临到自己头上,自然是兴奋得嗷嗷大叫。于是,吕不韦让人拔了嫪毐的胡须,把他装作太监,送进了宫里。赵姬得此尤物,床上一试,果然是美妙无穷。从此,昼夜不舍,日日笙歌,小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慢慢也就不再纠缠吕不韦了。至此,吕不韦终于大出一口气,轻松了许多。
   吕不韦从赵姬那里抽身后,便专心于政事,协助嬴政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不久,他听到风言,说是太后怀孕了。吕不韦大惊,赶紧觐见赵姬。赵姬刚跟嫪毐云雨完毕,尚沉浸在高潮的余波中。见吕不韦神色有异,便问他:“难道出事了?”吕不韦便以实相告,并询问赵姬:“是否真的已孕?”赵姬点头承认,并惊骇不已,她本以为此事机密,没想到居然已有风言,若传到嬴政耳中,这滔天之耻岂不招致祸端吗?
   为了不避免赢政知道,在吕不韦的建议下,她与嫪毐躲到了距咸阳西北二十里处的一座幽静而华丽的雍宫居住,没多久,就生了一个男孩。可赵姬不长记性,一年后,居然又生了一个男孩。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日子一长,赢政对此也有所耳闻,但此时的赢政把精力正全部放在吞并六国的宏图伟略上,只好忍而不发。
   嬴政还没急,可有人先急了。这个人,就是嫪毐。嫪毐毕竟是个市井小人,没什么文化,不大懂得谋略。按他的思维方式,他虽然很得太后赵姬的宠爱,但真正掌权的确是嬴政。如今,他和赵姬生了两个儿子,这事若让嬴政知道了,那不得生吃了他啊?因此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反了他娘的!于是,他积极收买党羽,并与赵姬密谋,欲除掉嬴政。
   造反是个杀头的大事,一般是要秘密行事的。可嫪毐居然在一次宴会中,喝得有点多,一不留神,跟朝臣说出了自己的野心,朝臣一听,这怎么了得?他慌忙报告了赢政,赢政早就看嫪毐不顺眼,当即令人逮捕嫪毐,诛灭三族!又发兵包围雍宫,搜出他跟太后赵姬私生的两个儿子,当场杀死,接着又把赵姬驱往棫阳宫监禁。后经众多朝臣以死劝谏,才与太后和好。
   此时的嬴政,已是一只翅膀坚硬的雄鹰,没有谁能阻挡他干任何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他就借口嫪毐是吕不韦所送,说吕不韦是嫪毐的同谋,本该处斩,但念他劳苦功高,就削去他一切官职,回自己的封地河南养老去吧。吕不韦接到旨意后,矛盾万分,若说出实情,以嬴政的暴戾高傲,他会认他这个亲爸爸吗?若不说,则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眼看着自己费尽心机几十年的功绩毁于一旦,吕不韦在绝望之中饮鸩自尽。
   失去嫪毐的赵姬,本就郁郁寡欢,如今又听说吕不韦也死了,想到与他共度的几十年风雨,已是痛不欲生,三四年后也抑郁而终。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昭君出塞之谜:为何三年没有得到皇上临幸
·下一篇文章:咸丰酷爱临幸小脚寡妇 纵欲过度吐血而亡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8714174313ID1DAGK142A3652C32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