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太后“杀妻夺夫”的两大动因

萧太后“杀妻夺夫”的两大动因


来源:网络  作者:越楚

 

      在我们看过的不少影视作品中,被后世誉为辽邦“中兴之后”的萧太后,往往被刻画成一个母夜叉式的形象,主要是她曾是大宋及杨家将最强劲的敌手。但历史上真实的萧太后却被人称为“细娘”,应该是一个气度非凡的绝色美女。这位萧太后三十岁即丧夫守寡,不久便横刀夺爱,暗中使人鸩杀(另有说是缢杀)汉臣韩德让之妻李氏,堂而皇之地许身韩德让,上演了一出缠绵悱恻的君臣之恋。

      萧太后史称承天太后,名绰,小名燕燕,系辽国北府宰相萧思温之女,辽景宗耶律贤皇后,辽圣宗之母,主持辽国朝政四十载,无疑是历史上著名的女政治家、军事家,史称其“明达治道,习知军政”,但后世对她“杀妻夺夫”的残暴举动亦颇有微词。其实,萧绰此举应该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动因大抵有二:

      其一,年轻丧夫守寡,欲重续旧情相许终身。萧绰的少年时代主要是在燕京(今北京)度过的,因而在她情窦初开之际的梦中情郎,大概兼具契丹人的血性与汉人的儒雅。而英武又不失儒雅的汉人韩德让正具备这个特征。据曾出使大辽的宋人路振所著《乘轺录》记述,萧绰幼时曾许配于韩德让,而且已谈及婚嫁。所以,这韩德让应该是萧绰的初恋情郎。后萧思温拥立辽景宗登基,景宗为报恩选时年十六岁的萧绰入宫为贵妃,三个月后便册封为皇后。从此,萧绰步入辽国的政治舞台,一对情投意合的情侣就这样被拆散了。

      公元982年,一向羸弱多病的景宗在焦山行宫(今山西大同)撒手归西,萧绰年仅十二岁的儿子耶律隆绪即位,是为圣宗。萧绰便以太后身份临朝称制。年轻守寡的萧绰,并未忘掉与韩德让的那段往昔情缘,面对称制之初的内忧外患,她需要寻找自身感情上的安抚与寄托,便在景宗的葬礼上向韩德让暗送秋波,表示“愿谐旧好”,相许终身。之后,两人开始暗中往来。但韩德让已有妻室,萧绰便狠心地“杀妻夺夫”,派人暗中杀掉韩德让之妻。从此“入居帐中,同卧起如夫妻,共案而食。”形影不离地过起同居生活。按照契丹的风俗,这也是允许的。

      其二,政局危机四伏,借政治联姻稳固政权。圣宗即位后,萧绰临朝称制,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则是危机四伏。《辽史》上说萧绰泣曰:“母寡子弱,族属雄强,边防未靖,奈何?”当时诸王宗室200余人拥兵握政,个个虎视眈眈,欲取萧绰孤儿寡母而代之。于是,萧绰笼络在感情上向着自己的韩德让,而韩德让时任南院枢密使,握有军权。萧绰命韩德让“总宿卫事”,担任辽国中央警卫局的“一把手”,全面负责皇室的保安。与此同时,萧绰又让自己的侄女婿、南院大王耶律斜轸节制诸军。根据韩德让“随机应变,夺其兵权”的策略,萧绰命令“诸王归策,不得私相燕会”,将他们软禁,难以相互串通。借助韩德让、耶律斜轸的力量,萧绰很快稳住阵脚,控制了局面,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势力集团。因而萧绰许身韩德让,既是重续旧情,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桩政治联姻。

      公元988年9月,萧绰大胆决定把自己与韩德让的恋情公诸天下。她在韩德让的帐中大宴群臣,实际上是变相宣布他们的关系。此后,萧绰与韩德让时常是“偶坐”(《宋会要辑稿》)处理朝政、接见使者。公元999年韩德让兼南北枢密使、大丞相,总揽辽国军政大权。1004年萧绰赐韩德让姓耶律,特许他设置只有辽朝天子才拥有的百人护卫,辽圣宗“见则尽敬,至父事之”。不久,萧绰又下诏韩德让“出宫籍,隶横帐季父房后”,赐名耶律隆运。韩德让也不负萧绰厚望,为辽政权的巩固与辽邦的“中兴”立下殊功。萧绰评价他“进贤辅国,真大臣之职!”


·上一篇文章:谁是中国古代最风流的皇后
·下一篇文章:被六个帝王轮番占有的美女皇后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81292036327CD589D23120B4931H1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