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为何非嫁隋文帝?

14岁少女,为何非嫁隋文帝?


来源:网络  作者:张继合

      北周名将——独孤信,是土生土长的云中人(现在大同一带),拥有纯正的鲜卑血统。据说,他“美容仪,善骑射”,即使领兵带队还念念不忘打扮打扮、擦点儿香水。他成天弄得衣冠楚楚、油头粉面,军营里便送他一个外号——“独孤郎”。
      独孤信的老婆们总共生下六个儿子、七位姑娘。尤其是姑娘,个个儿如花似玉,国色天香。其中姐儿仨,都成为至尊至贵的大人物。《北史》曾在“列传”部分无比羡慕地写道:“(独孤信)长女,周明敬后。第四女,元贞后;第七女,隋文献后。周、隋及皇家三代皆为外戚,自古以来,未之有也。”最厉害的要属“七小姐”。她14岁就嫁给了官运亨通的杨坚。这个美丽、端庄、心机重重的千金小姐,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嫁给长相平平的杨坚呢?(下图:独孤家的姑娘,个个儿漂亮。最小的妹妹,14岁嫁给了杨坚)

      杨坚那副尊容,实在不怎么样。《隋书·帝纪》自然要吹嘘了,据说,杨坚一生下来就与众不同,他“为人龙颔,额上有五柱入顶,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显然,这是狗屁文人在涂脂抹粉、胡说八道。煌煌正史,经常公开造谣,每位开国皇帝,都被描述成“龙眉凤目”的怪模样。可惜,杨坚远非“独孤郎”,不但缺少“美仪容”,还生得上身长、下体短,最难看的是那两条小短腿儿,乍一看,跟武大郎差不多。别看这副尊容,一块儿念书的小哥们儿还非常憷他,史家记载说:“初入太学,虽至亲昵,不敢狎也。”似乎,大人物从小就派头儿十足。
      长相,对于男女的意义大不相同。女子丑陋,这辈子就甭打算翻身了。男人模样孬,似乎可以担待;后天的本领,足以弥补生理上的缺陷。少年时代,杨坚就开始崭露头角,他的才能、功绩,绝不是吹出来的。“年十四……为功曹。十五,以太祖勋授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纪成县公。十六,迁骠骑大将军,加开府……”有本事,官运旺,约混越牛气。谁还敢背地里指手画脚,褒贬杨坚那对小短腿儿?(下图:杨坚从基层军官干起,一步一步登上了“九五之尊”)

      《北史·隋本纪》也跟着起哄,说:“周文帝(宇文泰)见(杨坚)而叹曰:‘此儿风骨,非世间人。’”老辣的独孤信,就是看中了杨坚的才具,才下了重注。他抢先一步,把14岁的爱女许配出去,这等于押了一支升值潜力非常巨大的“原始股”,而且,赢了!
      少年夫妻,耳鬓厮磨,杨坚心满意足地扎进了温柔乡里。此时,锦帐低垂,红烛高烧,俩人默默含情地凝望着对方,新郎、新娘的目光似乎同样深邃、长远。
      独孤氏办了两件大事:其一,辅弼杨坚,步步为营;其二,说服老公,再无异心。虽说事儿不多,却办到了点子上。男性的“七寸”都捏在了她手里。比如,独孤氏劝慰杨坚,千万要沉住气,不要情绪化;一定得重信诺,切勿“穷换朋友,富换妻”……这样一来,杨坚的事业即顺风顺水,夫妻的感情便牢不可破——小女子,可真有大主意呀。
      先说第一件。天下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死死地笼络住丈夫,最忌讳男人沾花惹草、三妻四妾。可是,封建时代,娶一百房老婆都合理合法,尤其那些有钱财、有权势的男人,哪个不是左拥右抱、妻妾成群?富贵如杨坚,就更有可能移情别恋了。谁能想到,独孤氏未雨绸缪?还没捱到“七年之痒”的危险期,她就舒舒服服地把老公拿下了。
      《隋书》记载:“高祖与后相得,誓无异生之子。后初亦柔顺恭孝,不失妇道。”想必是老婆撒娇,说“爱你一万年”,老公便头脑一热,顺口答音,孰料,独孤氏藉此讨来了尚方宝剑——你红嘴白牙答应了我:终生厮守,誓不再娶,尤其不跟外边的野女人弄出什么“异生子”。杨坚信誓旦旦地拍了胸脯。独孤氏粉颈低垂,抿嘴儿笑了……
      再说第二件。周宣帝死了,小毛孩儿周静帝被扶上了宝座。由于特殊的政治地位,杨坚“居禁中,总百揆”。根据一般常识,谁离皇帝最近,谁就最有可能掌控政局、发号施令。杨坚据守内廷,自然被卷进了斗争漩涡的中心。他的内心也在激烈地掐架:面对摇摇欲坠的北周朝廷,究竟怎么办?出招,还是敛手?为君,还是称臣?关键时刻,独孤氏轻启红唇,给了杨坚一个“大主意”。她说:“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短短几句话,使杨坚最终下了决心。于是,开始策划“受禅”的活报剧。(下图:隋朝的宫廷生活)

      年仅八岁的周静帝被逼上了绝路,没办法,只能含着眼泪腾地方。小孩儿照本宣科地声明:杨坚“众望有归”,应该替自己当皇帝。杨坚假惺惺地辞让了三次,最终,“三让而受天命”。这套“逼宫窃国”的戏法,比后来赵匡胤明火执仗的“黄袍加身”,显得更体面,更彬彬有礼。
      公元581年二月甲子日,长安城上空飘起了八百年一遇的祥云瑞霭,在庄严的鼓乐声中,大隋皇帝登坐龙廷。杨坚准备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施展雄才大略,中国即将跨入短暂而荣盛的“开皇之治”。
      独孤氏,喜上眉梢。她在仆从的侍奉下,戴上了皇后的珠冠。面对明澈的铜镜,照了又照。等来等去,总算熬到了母仪天下。她俊美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脸上溢出两枚甜甜的酒窝儿……


·上一篇文章:齐襄公之妹:获得“破鞋”称号的第一人
·下一篇文章:小周后,怎样跟姐夫“偷情”?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81021214838339D198HKKC2CF94HI0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