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夫妻生活” 拾趣

皇帝的“夫妻生活” 拾趣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唐诗中咏昭君(明妃)的不下百首,大多涉及到这种画像招幸制度所造成的误会。

  白居易《琴曲歌辞·昭君怨》(卷23_32):“见疏从道迷图画,知屈那教配虏庭。自是君恩薄如纸,不须一向恨丹青。”画像不过是一张纸,皇帝的感情比纸还要薄。

  白居易《青冢》(卷425_28):“何乃明妃命,独悬画工手。丹青一诖误,白黑相纷纠。”

  唐玄宗的时候,宫人达到4万,要想招幸谁确实需要费些脑筋。据《开元天宝遗事》,这位风流天子发明了“随蝶所幸”的办法。他让宫嫔在鬓髻上插鲜艳的花朵,自己捉了蝴蝶放出去,蝴蝶飞来飞去,落在谁的头上,他就把那个女子招来过夜。这种临幸方式也称“蝶幸”。

  王建《宫词》(卷302-1):“丛丛洗手绕金盆,旋拭红巾入殿门。众里遥抛新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这种用抛橘子的方式决定是否侍寝,无疑也带有很大的偶然性。

  还有投骰子的方式,谁投中谁侍寝,骰子被称为“剉角媒人”。

  在位仅三年的唐敬宗还发明了一种风流箭,用竹皮做弓,纸中藏香做成箭。敬宗让美人站在一处,他亲自弯弓射箭,射中者染上一身浓香,夜中侍寝。当时宫中有俗语:“风流箭中的――人人愿。”

3、 行幸

  行幸就是皇帝到妃嫔的住处去过夜。

  据《晋书·胡贵嫔传》,晋武帝司马炎后宫妃嫔、宫人近万人(也有称愈万人,也就是超过了一万人),“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他没有情有独钟的女子,想不好每天跟谁睡觉,只好坐在羊车上,任凭羊车拉着他在后宫游走,羊车停在哪里,他就在停留的宫嫔居所过夜。许多后宫女子为了让皇帝在自己的住处留宿,煞费苦心,投羊所好,“取竹叶插户,以盐汁洒地,而引帝车。”

  南朝宋文帝与晋武帝同好,喜乘羊车在后宫闲逛。潘妃以美貌入宫,久未得幸,后来采取盐水洒地的方法,羊经过时停下舔地,徘徊不去,于是终于得到皇帝的宠幸。
  《全唐诗》有多处提到“羊车”一词:

  杨师道《阙题》(卷34_3):“羊车讵畏青门闭,兔月今宵照后庭。”青门即长安城的霸城门。神话谓月中有兔,故把月亮称为“兔月”。

  戴叔伦《宫词》(卷273_143):“春风鸾镜愁中影,明月羊车梦里声。”无奈红颜渐老,惟有梦中承幸。

  殷尧藩《宫词》(卷492_19):“夜深怕有羊车过,自起笼灯看雪纹。”怕自己不经意错过了承恩的机会,小心查看雪上的印痕。

  李商隐《宫中曲》(卷540_200):“赚得羊车来,低扇遮黄子。”黄子指的是额间涂的黄点。

  罗虬《比红儿诗》(卷666_1):“画帘垂地紫金床,暗引羊车驻七香。若见红儿此中住,不劳盐筱洒宫廊。”这是夸红儿美貌的,要是拥有惊人的美貌,也就不用插竹叶、洒盐水、引羊过来了。

4、 专宠

  专宠的做法其实是对后宫临幸制度的破坏,但又不能不说这实际上也是一种非常规的制度。

  隋文帝的皇后独孤氏很厉害,主张一夫一妻制,隋文帝为了社稷考虑,不得不勉强委屈自己,专宠皇后一个人。

  皇帝在感情上也有相对专一的时候,比如唐玄宗宠爱杨贵妃,不仅停止了“蝶幸”,而且基本上不再让其他宫嫔侍寝,“三千宠爱在一身”。

  到明清时候,皇室对天子的夫妻生活有了非常明确的规定,清代的后宫还设有敬事房这一机构,专门记录皇帝的性生活史。条文制度毕竟仅是形式,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皇帝还是可以随心所欲地临幸宫中除了太后和公主(有些乱伦者甚至连身为公主的姐妹都不放过)的任何女性。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揭密古代皇帝的宫内性生活
·下一篇文章:性文化:皇帝嫔妃之“互奸”策略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7561348169G2J3GIF4A47CFAH7KB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