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明成皇后死亡调查:遭日本浪人虐杀?

朝鲜明成皇后死亡调查:遭日本浪人虐杀?


来源:网络  作者:乱七八糟

作者:乱七八糟  
 
 
  
明成皇后是否试图逃走?历史上记载是说明成扮宫女想逃,但是却失败被杀害。不管是国际版DVD,还是跟电视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书,都说明成皇后没有逃走,只是假扮宫女,混在一堆宫女中,但在日本浪人杀害第一个无辜宫女后,就自认自己是皇后了。如果是连续剧剧情,穿大礼服迎接日本浪人,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未免太伟大了吧,不过很有令人敬佩的效果。 
有资料表明当时在宫中的俄国军官形容:当时明成皇后穿着宫女服和一群宫女躲在一个小房间。之后日本浪人开始要杀人,紧张过度快要崩溃的明成皇后因为压力受不了而尖叫奔跑出去日本浪人就在后追她。 

明成皇后是否被烧死? 

英文网站资料上写的重点就是:明成在10月7日晚上被残酷地杀害了。杀她的凶手是日本的低贱野蛮的无业游民(浪人),这些浪人当晚轻易地侵入日本军人早已控制住的朝鲜皇宫,先刺伤了世子,并抓他的头发,把他摔到地上,再强行深入皇后所在的房间里,在皇后的胸上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刺了她好几刀,再玩弄她的阴部,并在她还末断气前,将她的身体浸在油中,点火烧她至死。当场没有任何的韩国人目睹,但看到的日本人有好几个。(详见英藏报告) 

韩国当地导游提起到明成的死因。他说:明成其实是自杀的,当时日人以侵犯到宫廷,明成自知若落在日人手理想必死的很难看,所以她选择再景福宫的一座湖泊跳湖自杀,后来尸体有被找到,但是日人还是有对明成的尸体做一些不好的事,甚至破坏景福宫的风水,包括拆掉景福宫的大门,至今景福宫的大门还是歪歪的,甚至连景福宫左右两侧的青龙与白虎的风水都破坏它。 

导游说后来可能是因为民族的一些相关问题,所以才会演变成日人杀害明成,而大多数的韩国人喜爱大院君更胜于明成,连韩国的一些史料都描述明成是一位善妒工于心计的“妖妇”。 

韩国的史学家并不否认。但她应该不是被烧死的,因为有一些证人曾看过她的遗体。那些外国人还说她的皮肤很好。但很多史料都指出她的确是被剥得精光才被焚尸的(可能是因为那些狠毒的日本浪人想要赶快毁尸灭迹),而且电视上也有演那些日本人在焚尸时还不敢让韩国人或其它外国人知道他们杀了明成,不是吗?甚至之后还有一阵子否认是日本人杀了她的,又怎可能让外国人看到明成的尸体的好皮肤呢?况且她死时必定是死状甚惨。 
英藏(Eijoh)报告 

所谓的英藏报告,大概就是说明成当初的死法并不是像一般史书所记载的(就是电视演的那一版),那只是日本人想让大家相信的死法,而韩国的历史家似乎也都接受这样的死法。实际上真的很残忍。 

它第一次揭露了Ulmi(乙未)事变的真相。朝鲜的最后的皇后被脱光绑了起来,生殖器也被抚弄,甚至是被强暴,然后才被放火烧死。朝鲜历史上的所有书说日本人谋杀朝鲜的最后的皇后并烧毁了她的尸体。在日本最近档案馆揭示的表明这不是真实发生的。有关皇后的历史书的谋杀故事是日本想要世界接受的,然而朝鲜历史学家作为“福音”无耻地接受了它。 

在1895年, 一大群日本军人,外交官,新闻工作者和浪人在10月8日早晨开始了操作“狐狸打猎”。它的目标是要除去阻挡日本与朝鲜合并的朝鲜皇后。因为宫殿在日本保护下, 很少困难使刺客向宫殿渗透。他们杀害了在宫殿大门阻拦的侍卫队长Hong Geh-bong (??? 洪啓薰)和他的人。高宗国王苦涩地抗议了日本闯入他的私人处所,但他由日本人下来推挤了国王,并撕毁他的衣裳。王子走向他的父亲,这个年轻男人的头被撞在地板上并遭到剑击。另一组刺客小组冲了对皇后的寝宫。宫殿内官Lee Gyung-sik (李景稙)设法阻止他们,但是被射死。他的尸体刚好倒在高宗国王面前。 

9:30,Maj﹒Niiro把秘密电报送到日本军队参谋长,电报表示了成功实施“狐狸打猎”。它表明杀死皇后的命令来自高层。 

皇后的谋杀的官方版本:日本士兵的A小组杀死了皇后并烧毁她的身体。这是关于我们了解Ulmi事变,直到Eijoh报告第一次全面地揭露的所有事情。报告上面写到1895年10月9日, 皇后被杀死了。Isujuka Eijoh (石冢英藏)是个作家,给Suehmatsu Kanejuma(末松谦澄)充当顾问。显然,他希望公正地调查这个事变。他实际是涉及皇后的强奸和谋杀中的一个日本浪人。他宣称对内部的朝鲜是顾问,但是实际上,他没收到任何薪水或者有任何官方职能。在那时候,浪人做了奇特的工作。 

Eijoh 为什么向 Suehmasu 部长报告了他的谋杀的报告? Husako陈述,Eijoh在来到朝鲜前作为助手为Suehmasu工作。Miura Koro , 汉城的日本领事,是刺杀的领导者。Eijoh‘s 的表面的意图是要告诉Suehmasu 部长实际上发生了什么。 

如何泄漏了 Eijoh 报告? Eijoh 报告保持隐藏了70年,直到日本的历史学家Ahmabe Gentaro ( 1905--1977 ) 发现了它并在他的书提到它。然而,他说皇后在她的死以后被调戏。大约16年当Ahn Byong Bu,神学学生,把他的出版物带到朝鲜。朝鲜注意了Ahmabe的书并出版翻译版本。该书陈述到“1895年10月7日夜晚,尽管训练中的朝鲜军队捍卫了王宫,但是日本军人小组和浪人侵犯宫殿。他们杀死了皇后,猥亵了她的尸体。然后烧毁了它。” 很明显,书的皇后的谋杀的报告是基于Eojoh的报告,但是对报告没有参考。Ahmabe在1966年9月第一次揭露了Eijoh的报告的存在。由于在南朝鲜禁止出版该书,因此由亲北方的出版社出版了该书。 

Eijoh报告中的内容? 报告12页长,由几个部分组成:这个阴谋计划组成,这些密谋者,这些刺客,行为并且依此类推。Miura(三浦梧楼),日本领事,是阴谋计划的主要教唆者。Miura 应该为他的犯罪行为承担法律责任。Eijoh报告使用今天不再使用的日本词。朝鲜译者发现难以精确翻译。其结果是Kim Ung Yong,日本的朝鲜历史学家写了书“日本-朝鲜合并的外交文献”。这本书引用了Eijoh的报告的大约百分之10。 

Miura,日本领事,策划了杀死朝鲜皇后。Eijoh详尽描述如何猥亵和谋杀了皇后。 

Eijoh的报告表明当她被油浸泡时,皇后仍然是活的。她是被日本刺客猥亵。右图显示的是描述谋杀的Eijoh的报告的一部分。它写到: 

“我们冲入这个深居宫廷内部的房间,拖出皇后。我们检查了她的生殖器,在她的身体和衣服上倒油,使她着了火。” 

Eijoh 说明皇后先被刺伤,又被猥亵,然后被烧毁。皇后在她被放火以前,Eijoh提到她没有死。由宣称皇后被在胸部上践踏的朝鲜证言部分地证实Eijoh的报告。除了这些朝鲜报告以外的,没有提到她被剥光裸露和猥亵。实际上没有朝鲜的证人目睹了谋杀,并且他们的报告是转手或者三手。 

日本历史学家通过掩藏Eijoh的报告全文和宣称当她被猥亵时, 皇后已经死亡来试图掩盖这个野蛮的犯罪。Eijoh的报告强烈提到伤害了皇后,剥光裸露,猥亵,然后尽管皇后活着,就放火烧毁。 
一则日文资料 

穿平服配军刀的日本人在中庭间走来走去,由于对于王妃的所在无法判断而逮捕打伤中庭内的下人宫女们,问他们王妃在哪里的情报。王妃隐藏于女官之间时,日本人无法得到情报而抓弱小的宫廷妇人依序杀害,日本人在袭击房间外宫中妇人时,还要求交出王妃,但是王妃的所有女官都如同嘴巴缝合一样不愿说出王妃在哪里,但是,哀伤的王妃神经紧绷到极点,突然一人从廊下逃出,被其中一名日本人像追兔般在后追击,王妃被逮捕后被刺身亡,经过很短的时间,日本人将伤害的王妃就近之树林中运出,点灯油洒在其上,放火烧掉她,1895年11月26日(阳历)的流血戏就此闭幕﹒﹒﹒﹒当日本人进行虐杀的同时,南门外日本军官士兵与大院君,同时与三浦公使入宫,直接前往王的住所,强迫将王妃的名号剥夺,降格为平民身分,并要王在宣布的布告中署名 ﹒﹒﹒﹒这是出自当时俄国参谋本部中佐卡鲁耶夫在--1895-1896年的朝鲜旅行记中的记载﹒﹒﹒﹒(不过这份日文网络文章之后又注明当时日本与俄国的关系恶劣,认为这段记载有待商榷) 

不过我觉得比较像真实的被杀经过,特别是电视剧演出烧焚尸体是在大白天,这实在有点夸张,而且三浦整晚都在朝鲜宫中坐镇,我记得当时日本政府就是要推卸责任成是民间层级的自发行为,代表日本政府的公使不可能当时坐在现场坐镇﹒﹒﹒﹒ 

另外,当时有否朝鲜人的军人参与此事,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或事物可资证明,不过当时在王宫的俄国技师有目击有朝鲜军人参与这场惨案﹒﹒﹒ 

之后因为国际舆论哗然,日本自行在广岛进行此事的调查判决,结果只有判决李周会等三位朝鲜人的罪行,至于其它被点名的日本人如三浦公使,冈本等人都因为罪证不足而判无罪﹒﹒﹒ 

那时各国都各怀鬼胎,对于这个朝鲜国母公然被日本人杀害事件,也仅是发表谴责声明 
一名俄国目击者 

俄国军官Sabatin,1895年10月8日在执勤。他目击了发生在Ok-ho-ru (玉壶楼)的整个事件。Sabatin毕业于俄国皇家军事学院,到朝鲜作为负责高宗安全的美国内战老兵Gen. Dai, 的助手。 

Sabatin写到宫廷卫兵一枪未发便逃散。所有妇女瘫倒在地上,除了其中9个哭或试图逃跑。Sabatin被日本人俘虏。一个朝鲜军官告诉日本人应该杀掉这个俄国人。 

大约6点,Sabatin逃跑。在逃跑的路上,看见大院君与日本和德国公使交谈。大院君微笑,显然是对皇后的谋杀感到满意。毡救耸酝枷騍abatin行贿使他沉默,但他拒绝并于下一年离开朝鲜。 
Sabatin 的目击者的报告被埋没,直到在一个世纪韩国研究员发现了它。 

Wu Bum-suhn (禹范善):谋杀的韩国同犯 

一个日本作家Ssunoda Husako (角田房子)在1990年写了一本名叫 "My Fatherland - わが祖国" 的书。此书是著名植物基因学家Dr. Wu Jang-chun (禹长春 - 1898 - 1959)的自传。十年前,Ssunoda 写了关于朝鲜皇后谋杀的书,然后她开始研究日韩关系。在一次赴韩国的访问中,他从一名韩国学生那里得知Dr. Wu的父亲卷入了明成皇后的谋杀。Dr. Wu 的父亲是韩国的叛国者。 
Dr. Wu的父亲,Wu Bum-suhn (1857 - 1903)从开始就介入了谋杀。Wu命令了Chosun军队的第2个营由日本使节Miura (三浦梧楼) 指挥。Wu不仅动员了他的队伍在对宫殿的攻击而且鼓动了一些暴行。Wu收集了皇后的骨灰并撒入井中。 

Chosun军队由日本人掌握。明成皇后计划解散它。Wu和其他军官想刺杀皇后以保住他们的工作。除了Wu,日本人还招募了Lee Du-whang (第一营营长)和Lee Jin-ho (第三营营长)。 
谋杀后,Wu和Lee Du-whang逃往日本。Wu与日本妇女结婚并隐居起来。1903年他是一名通缉的罪犯, 他由韩国爱国者Goh Young-gun (高永根)刺杀。 


·上一篇文章:狐媚红颜 三当王后七做夫人的夏姬传奇
·下一篇文章:秦始皇生母赵姬的千古之谜:“邯郸献姬”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73281357207CG85F3D9H15D9KE6FB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