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绛仙:美貌是一场阴谋

吴绛仙:美貌是一场阴谋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侯虹斌

吴绛仙:隋炀帝妃子,封为崆峒夫人。见唐颜师古《隋遗录》记载,其本是拉纤的殿脚女,有才貌,曾嫁与玉工万群,后入宫。善画长蛾眉,帝宠之。隋兵败后,随隋炀帝自杀。

对于某些人来说,当好偶像是他们应尽的义务。每年五大时尚之都春秋两季的新装发布会,全球时尚圈都流着口水在等,等那里掉下来一些饼干屑一样稀薄的创意,就够写上半年的了。据称,那些费而不惠的高级订制时装,有70%都是那些中东富婆买去的——有时很奇怪,她们长年都罩着长袍披着面纱,那些衣服是用来穿的,还是吃的?

我们已经没有后宫了。那时,受宠的妃子穿什么,戴什么都成了全城女性的楷模,争夺得时尚教主的地位,也就争得了君王一笑。“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丈;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美貌,根本就是一场阴谋;穿衣打扮,根本就是一场玫瑰战争。章小蕙有一句买衫金句:“饭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买。”买衫买到家破人亡,而且还认为天经地义,死不悔改,也算是奇观吧。

话说最著名的败家昏君隋炀帝。他喜欢玩微服私访,到了汴梁,隋炀帝坐着龙舟,萧妃乘上凤船,锦帆彩缆,穷奢极侈。每个舟上都有挑选的妙丽长白女子千人,手执着雕板镂的金楫,被称为“殿脚女”。一天,隋炀帝看上了一位殿脚女吴绛仙,迷上她的柔韧和丽质,皇上回到龙舟中传召吴绛仙,要提升她为婕妤。正好此时是吴绛仙下嫁为玉工万群,隋炀帝很扫兴,把她提到龙舟执首楫,把她叫做“崆峒夫人”。这位皇帝的爱好真是广泛而没有原则啊,有教无类,从老爹的妃子,到地位最低的民妇,再到羞颜未尝开的小女孩,通吃,只要够漂亮。

由于吴绛仙擅长把眉毛画成长蛾状,后宫佳丽争先恐后地效仿画长蛾眉。司宫吏每日发放螺子黛五斛,叫做“蛾绿”。螺子黛产自波斯国,每颗价值十金,以后由于征集的赋税不够用,就混杂着铜黛发放,唯独吴绛仙得到赏赐的螺子黛不断。隋炀帝每当倚靠着蔽日帘看吴绛仙,时间过了许久也不离开,对在里面的谒者说:“古人说‘秀色若可餐’,像绛仙这样的真可以治疗饥饿病啊。”

于是,为了美人,张敞在闺阁中为妻画眉,唐明皇专令画工画十眉图,教天下女子梳妆打扮,才子唐斯立看到名妓莹姐描眉成癖,心甘情愿为她作百眉图。

另一位劳民伤财的美女是邓夫人,东吴南阳王孙和的爱妃。孙和,孙权的儿子,也是一个贪奢的人,宠爱邓夫人,常将她抱在膝上。一晚月光明亮,孙和与邓夫人在月光下,正在情意绵绵,一不小心,手里的玉如意碰伤了邓夫人的面颊,血流满面。孙和唤来御医,命令他们不得留下任何疤痕。御医说,止血容易,要不留疤,就必须用白獭髓、玉屑和琥珀屑调和在一起,经常涂抹,才能生效。孙和于是悬赏天下,有献白獭髓的,以千金酬谢。富春江上有个老渔翁禀奏说:白獭这玩艺儿,见有人捉它,则逃入水底石穴中,极难捕捉。每年祭鱼的时候,白獭们为争夺配偶时常发生厮杀格斗,有的水獭会在格斗中死去。枯骨藏于石穴之中,虽然里面没有骨髓,但将骨头粉碎,与玉粉调和,也可以去疤痕。孙和听了,便命渔翁打捞一些獭骨,加入玉屑、琥珀粉调和,制成药膏。结果,昂贵的琥珀粉用得太多,邓夫人敷完以后,在脸颊上留下了一个赤红的斑点,反而看起来更俏丽了,孙和很得意。后宫嫔妃一看,纷纷都用丹脂在脸颊上点一小斑。竟成了一种淫俗。

细想也不能怪人家。在这个Beauty Talks的时代,有潮流不去追,就是自己把路堵死。

每一个女子都在向美权发起冲刺。郭靖为何爱黄蓉不爱华筝?陈家洛为何爱香香公主不爱霍青桐?杨过为何爱小龙女不爱郭襄、郭芙、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耶律燕?就是因为她们不及前者漂亮。天使爱美丽,男人也爱美丽。

简·奥斯丁在《诺觉兰寺》里写她的女主角凯瑟琳,“在会上她穿什么裙子,梳什么发式,就成了她的最大心事。”女人嘛,谁不是呢。蓝筹属你,红裙属我,事业陪着你,衣服缠着我,古今中外同一。


·上一篇文章:羊皇后:谈一场倾城倾国的恋爱
·下一篇文章:夏姬:资深美女的身体与政治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hougong/07314121855KBG3F41EEK134CJCJF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