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的性启蒙老师是什么动物?

贾宝玉的性启蒙老师是什么动物?


来源:网络  作者:刘秉光

那么,贾府中有没有养些猫儿狗儿呢?有。曹雪芹虽没有正面写到,但笔者隐约能感受到。如“芦雪亭争联即景诗”中,史湘云吟出“石楼闲睡鹤”,黛玉不甘落后,吟出了“锦罽暖亲猫”(第五十回),说明贾府是养猫的。至于狗,《红楼梦》文本中同样没有正面提及,不过从焦大骂贾珍“每日偷狗戏鸡”(第七回)来看,贾府应该也是养狗的。此外,柳湘莲说的那句“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第六十六回),也可以印证包括宁国府在内的整个贾府确实养了些“猫儿狗儿”。

 

《红楼梦》中关于“猫儿狗儿”最集中的侧面描写出现在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文中,贾宝玉在秦可卿房内刚刚躺下,秦可卿“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睡梦中,贾宝玉与“乳名兼美表字可卿者”做了“儿女之事”,期间梦遗,后从梦中惊醒。这时,曹雪芹紧接着又写道“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在同一回目中,几乎完全相同的文字竟然前后用了两次,一次是在贾宝玉性梦之前,一次是在贾宝玉性梦之后,这看起来很不正常。

 

众所周知,曹雪芹是文学大师、语言大师,结构设置和文字功底十分了得。这样的雷同写法,在行文上显得相当冗赘和怪异,种种迹象表说明曹雪芹是在故意为之,是在刻意渲染。屋内贾宝玉梦中做“儿女之事”,屋外“猫儿狗儿打架”,不少人读到这里感到云里雾里,甚至忽略过去,其实文中“大有深意”。应该说,这是曹雪芹通过重复描写,在巧妙地向读者暗示贾宝玉的第一次“梦遗”与那些“猫儿狗儿”有着密切联系。

 

应该说,贾宝玉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见“猫儿狗儿打架”,并且从中得到了最初的性启蒙教育,了解到了男女之别和男女之事。步入青春期后,随着体内男性荷尔蒙的聚集,逐渐对异性有了好感甚至有了亲热的想法。在宁国府、荣国府众多女子中,秦可卿“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既有林黛玉之风流婉转,又有薛宝钗之举止娴雅,浑身散发着成熟少妇的独有魅力,于是成为早熟的贾宝玉最有感觉的女子。这一点,从贾宝玉一心想往秦可卿屋里钻,变着法儿睡在秦可卿平日睡觉的床上,就很容易看出。

 

日有所想,梦有所思。与心仪已久的女子做“儿女之事”,也就是“意淫”秦可卿,是像贾宝玉这样一个生理萌动的大男孩在睡梦中很自然的思想活动。笔者认为,文中所讲的警幻仙子“秘授以云雨之事”是虚,而贾宝玉在性梦中将平日所看到的“猫儿狗儿打架”融会贯通,上升到男欢女爱的理论才是实。可以说,那些“猫儿狗儿”才是贾宝玉性启蒙的第一任老师。秦可卿是过来人,从贾宝玉的言谈举止中参透了其内心世界,意识到这个“能多大呢”的堂叔已经长大了,于是“在房外”吩咐贾宝玉身边的丫鬟们也观摩“猫儿狗儿打架”,而且是“好生看着”,赶紧积累经验,以备贾宝玉不时之需。

 

当时,正是春季。这一点,从宁国府花园内“梅花盛开”的气节,“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的诗句,以及墙上挂的那幅《海棠春睡图》,曹学芹反复做了暗示。春季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猫儿狗儿也开始进入发情期,它们凑在一起“打架”,也就是求偶,继而找个合适的地方交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正是通过“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袭人“近来也渐通人事”,加上她“柔媚娇俏”,大有秦可卿之风,所以贾宝玉“素喜”之。在贾宝玉眼里,袭人是秦可卿的替代品,于是“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在这次实战中,贾宝玉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跳跃。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红楼梦:贾琏“偷情”五境界
·下一篇文章:灭绝人性:盗墓史上最另类的辱尸手段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gudai/1063191947H044G3DJ3J7JICH85B4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