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出轨,王熙凤有没有责任?

贾琏出轨,王熙凤有没有责任?


来源:网络  作者:刘秉光

贾琏与王熙凤,他们一个是“一等将军”贾赦的公子,官居“同知”,为人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一个是“九省统制”王子腾的侄女,出身“名门”,生的恍若仙子,体格风骚。“亲上加亲”和“家族利益”促成了两个人的结合,从表面上看应该是门当户对的,但是实际上两人却性格不同,志趣各异,愚智有别。“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子”的凤姐泼辣干练、敢说敢做、聪慧玲珑,把一个庞大的贾府治理得让束带顶冠的男人们都心服口服,显示了其卓越的行政管理能力。 而贾琏却是一个头脑空虚、胸无大志、身体健硕的好色之徒,活脱脱的一个花花公子,天生“一个俗人”。

 

尽管如此,贾琏和王熙凤两人婚姻初期是美满的,两个人是恩爱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性生活也非常和谐,甚至利用中午休息时间也要“娱乐”一下。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红楼梦第七回)      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红楼梦第十三回)

 

王熙凤应该说是一个很敬业的女强人,她虽然没有文化,但在管理事务上却能够得心应手、八面玲珑,反应出了她的才思敏捷和心机高深,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和偏爱。随着王熙凤在贾府权力的增大和地位的提高,贾琏在贾府的影响力“倒退了一射之地”。 尤其是王熙凤大权独揽,就连栽花种树的小事贾琏都插不上嘴,说了不算,这让贾琏心里很不自在。最重要的是,王熙凤自走上领导岗位后,心思全放到了处理杂乱事务和应付人际关系上,在关心丈夫和夫妻性生活倒疏懒了。贾琏道:“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凤姐儿听了,嗤的一声笑了,向贾琏啐了一口,低下头便吃饭。(红楼梦第二十三回)贾琏整天无所事事,饱暖思淫欲。这让王熙凤看不起他,甚至在房事也只是敷衍,不注意性技巧和性动作的变化,暴露了贾琏对凤姐千篇一律性交方式的一种不满,就连想换个交合方式这样一个很正常的要求,凤姐都没答应他。

 

王熙凤纵然成了贾府的巾帼英雄,但过度的劳累消耗了过多的体力和心力,使她与贾琏的性生活由当初的狂放到随后的清凉,越来越没“性趣”,发展到后来居然找借口对贾琏予以回避疏远。王熙凤对贾琏的冷漠和对性生活的冷淡越发严重起来。巧姐发热出痘,王熙凤以此为借口,“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如今贾琏在外熬煎,……那多姑娘儿也曾有意于贾琏,只恨没空。今闻贾琏挪在外书房来,他便没事也要走两趟去招惹。惹的贾琏似饥鼠一般,少不得和心腹的小厮们计议,合同遮掩谋求,多以金帛相许。……  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身上。(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贾琏在妻子身上得不到的性满足,在这次出轨中却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发泄。

 

贾琏的这次出轨,在平儿的掩护下没有被王熙凤察觉。为了“感谢”平儿,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被平儿夺手跑了,急的贾琏弯着腰恨道:“死促狭小淫妇!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了?难道图你受用一回,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红楼梦第二十一回) 贾琏急就急,骂就骂,为什么要弯着腰呢?这里只可能有一种解释:贾琏见到平儿,欲火升腾,下身“挺”起来了,不方便直腰,直腰起来很不雅观,只得弯着腰骂了。

 

自己不想做,又不让贾琏和名正言顺的小妾平儿做,这对于性欲亢奋的贾琏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折磨。胆子越来越大的贾琏借王熙凤生日之际,竟然与鲍二媳妇偷情。他们在床上的一段言语,固然是为了讨好情妇的床第间的需要,但也肯定有贾琏抱怨凤姐的因素在里面。往里听时,只听里头说笑。那妇人笑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他死了,再娶一个也是这样,又怎么样呢?”那妇人道:“他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贾琏道:“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曲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王熙凤捉奸在床,贾琏恼羞成怒,动起了手,甚至拿了剑要杀她。这对于贾琏和王熙凤两个人的感情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对于此前凤姐似乎一直认为贾琏的那点偷腥并不构成对于他们的婚姻家庭的威胁,然而此次贾琏与鲍二媳妇在床上的言语却完完全全的颠覆他一贯的概念,让她清醒意识到自己与贾琏的感情上面依然有了裂痕,贾琏已经不再那么爱她了。

 

期间,无论是王熙凤“逢五鬼”,还是后来的“下红不止”,贾琏和她之间已经全然无法正常的夫妻间的性生活。而在感情发生裂痕的阶段,性在爱情里面的重要性便会大大的上涨,到偷娶尤二姐的时候,似乎已经到了他们感情崩溃的边缘。 贾赦赏赐丫鬟秋桐给贾琏为妾,“一对烈火干柴”“连日那里拆得开”;贾琏偷娶尤二姐,“至次日五更天,一乘素轿,将二姐抬来”,“是夜贾琏同他颠鸾倒凤,百般恩爱,不消细说”。这两位一“赏”一“娶”,凤姐虽然怨在眼里,恨在心里,但迫于封建礼教的威仪,她无可辩驳,只得借刀杀人,暗地里一一除去而后快。

 

记得有部外国名著里面一句话:降服男人的女人,要懂得像男人抓住女人的乳房一样紧紧抓住男人的睾丸。”这句话虽很粗鄙粗,但是阐述了直白的道理。性生活的和谐与否,将直接影响男女之间的感情。封建社会,男的有三妻四妾很正常。贾琏的父亲贾赦妻妾成群,叔叔贾政也有一妻二妾,死了的贾珠先前“屋里也有好几个”,而贾琏却只有一妻一妾,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可是妻子性冷淡,与小妾的性生活一年里也没有几次,难怪贾琏会出轨,出去找别的女人“泄火”。 贾琏的出轨只是身体上的出轨,以满足生理需要为目的,而且每次都是花了钱,或者送了礼物的,其在本质上和嫖娼是一样的。难怪王熙凤到贾母那里告贾琏的状,贾母不以为然的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在老人眼里,这还算个事吗?书中交待:男孩子没长大就先放两个丫头在屋里,随时准备“伺候”。贾琏房里原来也有几个丫头,但在王熙凤的严威强逼下,走的走,死的死,只剩下了一个平儿,就这样王熙凤还不让碰。贾琏也是大家出身,性欲非常强盛,而且从小接受着男人为天的古训,不曾想娶了这样一个咄咄逼人的醋坛子女人,但是苦于家族利益的原因,不能也不敢冒然休了她,所以只好在外面寻找身心上的安慰,这就不足为怪了。


·上一篇文章:红楼梦中最隐秘的一处性描写
·下一篇文章:红楼梦:贾琏“偷情”五境界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gudai/1063191813A1FEKE92D28E05GD4K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