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鲜为人知另一段情

陆游鲜为人知另一段情


来源:网络  作者:紫衣飘飘

南宋国力衰弱,文化却繁荣。连皇帝都是重文轻武,嗜好赋诗填词的多。

当时,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浓厚的文化氛围。

旅馆驿站里,也专门开出一定的地方,供往来的客人挥毫题词,很多诗词也是这样流传开来的。当然也少不了才子佳人由此生出的爱情故事。

 

陆游经常出差在外,要住驿馆里,观看别人留在墙壁上的诗词也就成了他旅途无聊最好的精神享受。

这天晚饭后,陆游象往常一样,端着一盏油灯一间间看房中的题诗。

一首诗引起了他的注意。

“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

陆游反复吟诵,诗意甚是凄凉,隐隐触动了他心底的伤痛。

蟋蟀鸣叫,梧桐叶落。这些细微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如此细腻的人,应该是个孤独的女子吧。

 

第二天,陆游向驿馆的人问起这件事。这首诗果然是女子所作,是一个老年驿卒的女儿写的。

陆游请求见见这个女孩。

布衣裙钗的女孩亭亭玉立,她缓缓给陆游施上一礼。

陆游看到她那清秀脱俗的样子,顿时呆在当地。

女孩子那凄美淡然的书卷气质渐渐与他心中一个美好的身影重合,那是他一天也未曾忘却的女子。他今生最不愿面对的可是他的心又被她日夜撕扯,痛楚难耐。

 

她就是陆游的前妻,唐婉。

当年陆游与唐婉婚后伉俪情深,陆母不喜欢他们恩爱缠绵,逼陆游休妻另娶。两人挥泪惜别。

本来事情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你即无情我便休”。唐婉才貌双全,又嫁给了名门世家赵世程,生活的也算幸福。

十年,分离了十年之后的春日。

上天如此残忍,安排给他们一次邂逅,撕开了他们心底渐渐被时间愈合了的伤口。

陆游将伤楚悲愤化作语言,在沈园墙上提下那首流传千古的《钗头凤》。

陆游!既然当初选择做个孝子,放弃爱情,就孝顺到底吧。又说“东风恶,欢情薄”,埋怨母亲做什么?

陆游!既然接受了母亲选中的妻子,就顺从到底吧。又说“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对前妻如此情深意笃,难以忘怀,置续妻王氏颜面于何地?

陆游!既然已经放弃了唐婉,就绝情到底吧。为何又感叹“春如旧,人空瘦。”勾起婉儿心底的最痛?

才华似刀。陆游没想到,他这首词杀死了他今生最爱的女人!

 

“婉儿,你这首诗写的真好。”

“我的名字不叫婉儿。”

“《诗经》中说,蟋蟀‘七月在野,八月在庭,九月在户。’你听到蟋蟀在台阶上闹腾,那正是暮秋九月呀。为何睡不着,婉儿是在想我吧。”

“你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刚见面吗?”

“婉儿,我知道你在想我。我又是哪一天不想你呢。”

“婉儿是谁呀?”

“婉儿,你知道吗?从沈园回来后,我每次一看到桃花心口就开始痛,就象看到你的眼泪飘零……”

女孩子不语了,她感受到了陆游的伤痛,任他拉住自己的手,默默陪他流着眼泪。

 

良久,陆游才回过神来,他忙松开双手。

几天来,陆游和这个女孩子吟诗作对。陆游为她的才华深深触动,她清苦的出身又让陆游心痛。

陆游仿佛回到了和唐婉新婚的时候,红袖添香夜读书,秉烛夜游不知返。

陆游发现自己不愿离开这个女孩子,她对陆游也充满了崇拜敬慕。

两人拉着手在驿馆对着月亮许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誓言。

陆游娶了这个女孩子为妾。

夜凉如水,四目相对。微笑,欢喜。

 

三个月后,陆游回家,要带女孩子回去拜见正妻王氏。

女孩子心中惴惴。

我怕,怕她不喜欢我,怕她容不下我。

不怕,我喜欢你,就容得下你。

 

王氏见到了女孩子。

她想到了一个人,唐婉。

唐婉这个女人死了。

可是,丈夫的心一刻也没有放下她。

他为她写诗填词;为她沈园追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聊斋》之《嘉平公子》
·下一篇文章:与黄河有关的民间故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gudai/1021191627B0GEDIG8107GFJ3459I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