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上床两不误:古代演艺圈的潜规则

上台上床两不误:古代演艺圈的潜规则


来源:网络  作者:中天飞鸿

廷参政阿鲁温也“欲瞩意于郭”,对郭很有好感,想夺为己爱。一天,他把郭顺卿叫来,当面挑逗她说:“我和王元鼎比起来怎么样?”郭顺卿不敢得罪他,只好委婉的奉承他说:“参政,宰臣也,元鼎,文士也。经纶朝政,致君泽民,则元鼎不及参政,嘲风弄月,惜玉怜香,则参政不敢望元鼎。”这话让尚且顾及面子的阿鲁温听了很舒服,方才“一笑而罢”。

      虽然元代严格禁止朝廷官员与演艺圈有任何的关系,《元典章》里就有“禁娶乐人为妻”的规定,对“诸职官频入茶酒市肆及倡优之家者,”要给予“断罪罢职”的处分,但这种典章规定却不能令行禁止。不少权贵政要不仅照样嫖妓纳倡,而且强娶女艺人为妾。其实,年轻美貌女艺人的生活境遇并不比青楼女子强多少,她们常被年岁虽大而有钱有势的的豪富收作侧室,也有的成为被包养为外室“二奶”。这样事情在《青楼集》中多有记载。如女艺人翠河秀被石万户置之别馆,女艺人顾山山为华亭县长哈拉不花置于侧室,诸暨州同知达天山娶女艺人李真童为妾,刘惜婆被赣州监军全普庵拨里包为二奶等等。自然还有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官员,一个名叫张子友的平章,既对女艺人小娥秀“甚加爱赏”,又将艺绝一时的喜春景纳为妾,“以侧室置之”。女艺人的身价很高,可以想象。除了被一人包定以外,许多女演员也兼作别的官员的临时情妇。

      不过,一旦包养自己的主人死后,这些年长色衰的过气女艺人们,就会遇到新的困难,面临新的选择。“美姿容,善杂剧”的女艺人汪怜怜为涅古伯纳为妾,涅古伯纳死后,她就削发为尼,以断绝其他公卿士大夫的妄念,终其一生。“长于杂剧”的女艺人王奔儿为官府的张总管纳为妾,张总管死后,王奔儿流落于江湖。“赋性聪慧,记杂剧三百余段”女艺人李芝秀是张总管的另一位侧室,张总管死后,她为生活所迫,重新又进入了演艺圈。一个总管不过是官府的下人,就包养了两名女艺人,那么,朝廷官员包养女艺人还不等同家常便饭。

      元代演艺圈最有名的明星大腕名叫珠帘秀,她是元朝大都人,与当时著名的剧作家兼导演关汉卿过从甚密。但是,珠帘秀还有另一位男友,是朝廷的翰林学士卢挚。有一次,卢挚要外放地方做官,对她依依难舍,便写了一首散曲赠与她,题为《别珠帘秀》:“才欢悦,早间别。痛煞好难割舍。画船儿载将春去也。空留下半江明月。”为此,珠帘秀也有答词一首:“山无数,烟万缕。憔悴玉堂人物。倚蓬窗一身儿活受苦。恨不得随大江东去。”其词其情,并不输给卢翰林半分。关汉卿当然对珠帘秀更是宠爱有加,曾经写《赠珠帘秀》散曲一首,将珠帘秀捧上了天。

      珠帘秀大约可以称得上是元朝演艺圈的一位演艺巨星,不仅赢得了大众的热心追捧,结交了众多的公卿名家,而且晚年还收教学生,学生中也出了色艺双绝的名演员。上个世纪的著名剧作家田汉,曾写过一部名叫《关汉卿》的话剧,在这出话剧中,珠帘秀被描写成和关汉卿志同道合、并肩战斗的进步文艺工作者,也算是流芳百世了。

      晚年的时候,珠帘秀嫁给钱塘道士洪丹谷为妻,成为她年长色衰以后的归宿。弥留之际,她曾对她的老伴洪道士说:“夫妾,歌儿也,卿能集曲调于妾未死时,使预闻之,虽死无憾矣。”洪丹谷遂作歌一首,珠帘秀听罢,一笑而卒。一代名伶就这样在寂寞中离世了。她的弟子著名的有“赛帘秀”、“燕山秀”等,直到元末,后辈演员还尊称她为“朱娘娘”,给她极高的荣誉。晚年的珠帘秀,其地位大概如同今天戏剧舞蹈学校的资深教授。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古代女子相夫教子的九个经典故事
·下一篇文章:残废的苦命太监:皇帝眼中的可用“女人”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gudai/09981232118242KE6KI69G36J3H65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