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作者:凌濛初

回湖州去了。她在这里此独自受用了两天,也
该让让我们,等她回来再说。”大家都贪着闻人生快乐,把静观的事儿倒丢在一
边了。谁知闻人生的心,却不在此处。鬼混了两三天,推说要到场前寻下处。众
尼姑不好阻拦,只得让他把行李挑了去。众尼姑千约万约:“得空还到这里来住。”
闻人生满口应承,自去了。

    过了几天,庵主不见静观消息,放心不下,叫人到杨妈妈家去问。说是不曾
回家,吃了一惊。恐怕杨妈妈着急,反倒不敢声张,只好密密探听。又见闻人生
一去不来,心里方才有些疑惑,待要去寻他盘问,却不曾问得下处,只得忍耐着,
指望他场后还来。

    只见三场已毕,又等了几天,闻人生的影儿也不见。原来闻人生场中很是得
意,出场来竟到姑妈庄上,和静观做一处了,哪里还想着翠浮庵中?庵主和两个
尼姑望他不到,发恨说:“天下有这样薄情的人!静观未必不是他拐去了。不然,
这样长久不回来,也没法解说。”思量着要告他拐骗,又碍着自家洗不清白,怕
惹出祸来。正商量到场前去找他,或是到他湖州家里去抄他,却又撞出一场巧事
儿来。

    几个尼姑正商量间,忽然门外有人敲门,众尼姑疑心说:“敢情是闻人生回
来了?”走出来开门一看,见一乘大轿,三四乘小轿,在门口歇着。敲门的家人
报说:“安人到了。”庵主却认得是下路来的某安人,慌忙迎接。只见大轿里安
人走出来,旁边三四个养娘出轿来,拥着进庵。坐定了,寒温过,献茶已毕,安
人打发家人们:“到船上等候。我在这里过午下船。”家人们各自去了。安人走
进庵主房中来,说:“自从我家主亡过,我就不曾来这里,已经三年了。”庵主
说:“安人今天贵脚踏贱地,想是完了孝服才来烧香的。”安人说:“正是。”
庵主说:“如此秋光,正好闲耍。”安人叹了一口气说:“有什么心情游耍?”
庵主有些明白,挑她说:“敢是因为没了老爹,冷静了些?”安人起身把门掩上,
对庵主说:“我一向拿你当心腹看待,你不要见外。我和你说句知心话:你方才
说我冷静,我想我只隔得三年,尚且心情不耐烦,何况你们终身独守,如何过得
了?”庵主说:“谁说我们独守?不瞒安人说,全亏得有个把主儿相伴一相伴。
不然冷落死了,如何熬得?”安人说:“你如今现有何人?”庵主说:“有个心
上妙人,是在这里科举的小秀才。这两天一去不来,正在这里商量找他。”安人
说:“你且丢开此事,我有一件好事作成你。你尽心帮我去办,管教你快活。”
庵主问:“什么事儿?”安人说:“我前天在昭庆寺中进香,下房头安歇。这房
头有个未净头的小和尚,生得标致异常。他上来送茶,自以为年幼不避忌,软嘴
塌舌的,很是可爱。我瞒你不得,其实隔绝此事多时,忍不住动起火来。我一时
迷了,遣开众人,抱他上床要试他做做此事看。谁知这小厮深知滋味,比起大人
来更是雄健。我实在是心吊在他身上了,舍不得他了。我想了一夜,想要带他回
家去。可是我是个寡居的人,要防生人眼,恐怕坏了名声。再说拘拘束束,躲躲
闪闪的,怎能够满意?我如今和师父商量,把他带来师父这里,净了头,他面貌
娇嫩,只认做尼姑。我回去以后,师父带了他到我家来,就说是师徒两个来投我。
我把他供养在家里庵中,连我全家人,只认做你的女徒,我就好随意做事了。这
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么?所以今天特地到此,要你做这大事。你若依得,你也落
得些快活。有了此人,随你什么心上人也放得下了。”庵主说:“安人高见妙策,
只是小尼也沾了手,恐怕安人吃醋。”安人说:“我要你帮衬做事,怎好自相妒
忌?到了我家里,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唯一被载入正史的千古奇丐
·下一篇文章: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后尸体遭侮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109161610377J1K8GJAAKKJ7FBBHJF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