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作者:凌濛初

头来,特求姑妈周全。”姑妈问:“什么事?”闻人
生造个谎说:“小侄那里有个业师杨某,亡故多时,他只有一女,幼年间就与小
侄相认。后来被一个尼姑拐了去,不知所向。小侄为贪静寻下处,却在这里西溪
地方的翠浮庵里撞着了她,且是生得人物十全了。她不愿出家,情愿跟着小侄去。
也是前世姻缘,又是故人之女,推却不得。但小侄在此科举,怕惹出事儿来要是
带她回家去,又是个光头,实有不便;如果当官告理,场前又没闲工夫,而且没
有闲钱使用。我想姑妈此处有个家庵,是小侄奶子在里头管香火。小侄想送她来
到姑妈庵里暂住。就是万一她那庵里晓得了,也不过在女眷人家香火庵里,不算
大害。要是没人跟寻,等小侄乡试完毕,就跟她完成这段姻缘,望姑妈作成。”
姑妈笑着说:“你寻着个陈妙常,也来求我姑妈了。既然是你师长之女,怪你不
得。你既然有意要成就,也不好叫她在庵里住。你跟她都是少年心性,若要往来,
恐怕玷污了我清静佛地。我庄中自有静室,我收拾一间让她住下,等她长起头发
来。我打发个丫环服侍她,你也可以长来相处。要是你不来,叫你奶子伴宿,实
为两便。”闻人生说:“要是能这样,真是姑妈的再造之恩,小侄就去领她来拜
见姑妈。”

    别了姑妈出门,就在门外叫了一乘轿子,竟到翠浮庵里。进庵跟静观说了姑
娘的话。静观大喜,连忙收拾,将自己所有,尽皆检了出来。闻人生说:“我只
把你藏过了,等她们回来,我不妨仍旧再来走走。让她们不疑心我。我的行李且
不要带去。”静观说:“难道你和她们的孽根还未断么?”闻人生说:“我专心
为你,岂是恋她们?只要做得没个痕迹,如金蝉脱壳方妙。如果被她们坐定说是
我拐走了你,可就没得可辩了。正是科场前的厉害关头,万一被她们官司绊住,
不得入试,可怎么好?”静观说:“我平日时常独自一个回家去的,她们问起,
你只推偶然不在,不知我哪里去了,支吾她们。她们定然疑心我回到娘家去了,
未必会追寻。等到后来,晓得我不在娘家,你的科场也完毕了,我和你别作计较。
离了此地,你是隔府人,们哪里去寻你?寻着了也可以白赖。”

    计议已定,静观就上了轿,闻人生把庵门掩上,随着步行,竟到姑娘家来。
姑娘一见静观,青头白脸,桃花般的两颊,吹弹得破的皮肉,心里也十分喜欢。
笑着说:“难怪我家侄儿看上了你!你只在庄上内房里住,此处再无外人敢上门
的,只管放心。”又对闻人生说:“我庄上房中,你可以和她同住。但如果你长
住在这里,恐怕有人跟寻,反而不美。况且要进场,还须别寻下处。”闻人生说:
“姑娘所见极是,小侄只可偶尔来走走。”从此,静观只在姑娘庄里住。闻人生
当夜也就同房宿了,明日别了去,另寻下处。

    翠浮庵的三个尼姑,做了三天功果回来。到了庵前,见庵门虚掩,走进去,
静悄悄地不见一人,惊疑说:“他们到何处去了?”她们心上要紧的是闻人生,
静观倒是第二。赶紧到闻人生房里去看,行李书箱都在,又放心好些。只不见了
静观,房里又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知什么缘故。正委决不下,只见闻人生踱了进
来。众尼姑笑逐颜开地说:“来了!来了!”庵主一把抱住,来不及问静观的去
向,笑着说:“一别三日,心痒难熬。如今且到房中一乐。”也不顾这两个小尼
姑眼馋,径自行事去了,闻人生只得勉强奉承,酣畅一度,老尼才问:“你和静
观在此,她哪里去了?”闻人生说:“昨天我到城中去了一日,天晚了,来不及
回来,就在朋友家宿了。直到今天回来,不知她哪里去了。”众尼姑说:“想必
是见你去了,独自一个没情绪,自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唯一被载入正史的千古奇丐
·下一篇文章: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后尸体遭侮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109161610377J1K8GJAAKKJ7FBBHJF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