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作者:凌濛初

,闻人生请他宽了上身单衣,和尚说:“小僧生性不十
分畏暑,相公请自便。”

    看看天晚,吃了些夜饭,闻人生就让和尚洗澡,和尚只推“不消”。闻人生
洗了澡,觉得困倦,搬倒头自己睡了。阿四也往后梢上去睡。那和尚见人睡静,
方才灭了火,解衣和闻人生在舱里同睡。却翻来复去,睡不安稳,只是叹气。见
闻人生已经睡熟,悄悄儿坐起来,伸只手在他身上抚摸。不想正摸着他那件翘尖
尖、硬帮帮的东西,捏了一把。闻人生正好醒来,伸个懒腰,那和尚赶紧放手,
轻轻地倒头睡去。闻人生已经知觉,心想:“这和尚倒来惹骚!这般一个标致的,
想是师父也不饶他,大概是惯家了。我就兜他来个男风一度也使得,如何肉在口
边不吃?”

    闻人生正是少年高兴的时节,就爬过来跟和尚做了一头,伸手去摸时,和尚
做一团儿睡着,只不做声。闻人生又摸去,摸着胸前软团团的两只奶儿。闻人生
心想:“这小长老,又不肥胖,怎么有这般一对好奶?”再去摸他后庭,那和尚
却像惊怕似的,翻转身来仰卧着。闻人生要想从前面抄过去,才下手,却摸着前
面高耸耸馒头似的一团肉,却无阳物。闻人生吃了一惊,问:“这是怎么说的?
你实说,是什么人?”和尚说:“相公,不要出声,我其实是女尼。因怕路上不
便,假称男僧。”闻人生说:“这样一发有缘,放你不过了。”不问情由,跳上
身去。那女尼说:“相公,可怜小尼还是个女儿身,不曾破肉的,从容些吧。”
闻人生此时欲火正高,哪里还管?掰开两股,就将阳物直捣。无奈那尼姑含花未
惯风和雨,怎当闻人生兴发忙施雨和风。迁延再四,方没其身。那女尼只得蹙眉
啮齿忍耐。

    霎时云收雨散。闻人生说:“小生无故得遇仙姑,知是睡里梦里?必须说清
详细,好图后会。”女尼说:“小尼不是别处人氏,就是湖州东门外杨家之女,
为母亲所误,将我送入空门。今在西溪翠浮庵出家,法名静观,那里庵中也有来
往的,都是些俗子村夫,没一个看得上眼。今年正月间,正在门口闲步,看见相
公在门口站立,仪表非常,觉得神思不定,仰慕已久。不想今日不期而会,得谐
鱼水,正合夙愿,所以不敢推拒。不是小尼淫贱。愿相公不要认做萍水相逢,须
为我图个终身才好。”闻人生说:“尊翁尊堂还在么?”静观说:“父亲亡故已
久,家中还有母亲与兄弟。昨天看望母亲回来,不想遇着相公。相公可曾娶妻?”
闻人生说:“小生也未有室,今幸遇仙姑,年貌相当,正堪作配。况是同郡儒门
之女,岂可埋没于此?须商量个长久之计。”静观说:“我身已托君子,必无二
心。但是今日匆忙,一时未有良计。小庵离城不远,且是僻静清凉,相公可到我
庵中作寓,早晚可以攻书,自有道人在外面打扫,不烦薪水之费,亦且可以相聚。
日后相个机会,再作区处。相公意下何如?”闻人生说:“如此很好,只怕同伴
不容。”静观说:“庵中只有一个师父,已经是四十以内的人。只是色上很是要
紧,两个同伴多不上二十来年纪,她们都不是清白的人。平日跟人来往,都在我
眼里,哪有及得你这样仪表?若见了你,定然相爱。你就结识了她们,以便就中
取事。只怕你不肯留呢,哪有不留你的事儿?”闻人生听罢,欢喜无限说:“仙
姑高见极明,既然这样,明天一早到了松木场,连我家那小厮也打发他随船回去。
小生和仙姑同去就是了。”说了一会儿,两人搂抱有兴,再次欢娱起来。

    事毕,只听得晨鸡乱唱,静观恐怕被人知觉,连忙披衣起身。船家忙起来行
船,阿四也起来服侍梳洗,吃罢早饭,赶早过了关。阿四问:“哪里歇船?好到
黄家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唯一被载入正史的千古奇丐
·下一篇文章: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后尸体遭侮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109161610377J1K8GJAAKKJ7FBBHJF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