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作者:凌濛初

上着。”妈妈说:“师父的话很好,这是佛天面上的功德。我虽然不忍抛撇,譬
如多病多痛死了,没奈何,就走了这一着吧。也是前世有缘,得和师父厮熟。倘
若不弃,就送小女给师父做个徒弟。”尼姑说:“姑娘是一点福星,若在小庵,
佛面上也增多少光辉,实是万分之幸。只是小尼怎做得姑娘的师父?”妈妈说:
“不要这样说!只要师父抬举她一分,老身也放心得下。”尼姑说:“妈妈说哪
里话?姑娘是何等样人,小尼敢怠慢她!小庵虽然贫寒,靠着施主们看顾,身衣
口食,不至淡泊,妈妈不必挂心。”妈妈说:“要是这样,等我选个日子,送到
庵里就是了。”妈妈一头看历日,一头不觉簌簌地掉泪。尼姑又劝慰了一番。妈
妈拣定日子,留尼姑在家,住了两日,雇只船叫女儿随了尼姑出家。母女两个抱
头大哭一番。

    女儿拜别了母亲,同尼姑来到庵里,与众尼姑相见了,拜了师父,择日给她
剃发,取法名叫做静观。自此杨家女儿就在翠浮庵做了尼姑,这多是杨妈妈没生
意,有诗为证:

    弱质虽然为病磨,无常何必便来拖?

    等闲送上空门路,却使他年自择窝。

    你说这尼姑为什么要撺掇杨妈妈叫女儿出家?原来她日常要做些不公不法的
事,全要那几个后生标致的徒弟做牵头,引得人动。他见杨家女儿有十分颜色,
又且妈妈只要保扶她长成,有什么事儿不依了她?所以她将计就计,借推命唆使
她把女儿送入空门,做了她的徒弟。那时候杨家女儿才十二岁,不大懂事,也不
以为意。要是再大几年的,就抵死不从了。

    杨姑娘自从做了尼姑之后,每常或同师父,或自己一人到家来看母亲,一年
也往来几次。妈妈本是爱惜女儿的,在身边时节,身子略略有些不爽利,一分就
认做十分,所以动不动,忧愁思虑。离了身畔,就是有些小病,反正不在眼前,
倒省了许多烦恼。而且常见女儿到家,身子健旺;女儿怕娘记挂,口里只说旧病
一些不发。为此,那妈妈一发相信女儿该是出家的人。倒也不十分悬念了。

    话分两头。湖州黄沙巷里有一个秀才,复姓闻人,单名一个嘉字,面似潘安,
才同子建,年十六岁。祖贯绍兴人氏,因公公在乌程处馆,超籍过来的。堂上有
四十岁的母亲,家贫未有妻室。为他少年英俊,又且气质典雅,风流潇洒,朋友
中没一个不爱他敬他的。所以时常有人资助他。至于邀游宴饮,一发少他不得。
凡是朋友们相聚,多以闻人生不在为歉。

    一天,正是正月中旬天气,梅花盛发。一个后生朋友,唤了一只游船,拉了
闻人生往杭州耍子,就便往西溪看梅花。闻人生禀过了母亲同去,一日夜到了杭
州。那朋友说:“咱们且先往西溪,看了梅花,明天再进去。”具就叫船家把船
撑往西溪。不上个把时辰,到了。泊船在岸,闻人生和朋友步行上岸,叫仆从们
挑了酒盒,相挈而行。约有半里多路,只见一座松林,都是合抱不交的树。林中
隐隐一座庵院,周围一带粉墙包裹,向阳两扇八字墙门,门前一道溪水,很是僻
静。两人走到庵门前闲看,那庵门掩着,里面却像有人窥视。那朋友说:“好个
清幽的庵院!咱们扣门进去讨杯茶吃,如何?”闻人生说:“还是趁早去看梅花
要紧。转来再进去不迟。”那朋友说:“有理,有理。”拽开脚步就走,顷刻间
走到,两人看梅花,但见:

    烂银一片,碎玉千重。幽馥袭和风,贾午异香还较逊;素光映丽日,西子靓
妆应不如。绰约干能傲冰霜,参差影偏宜风月。骚人题咏安能尽,韵客杯盘何日
休?

    两人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唯一被载入正史的千古奇丐
·下一篇文章: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后尸体遭侮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109161610377J1K8GJAAKKJ7FBBHJF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