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书生与和尚同宿 进士和尼姑完婚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作者:凌濛初

,可
以梳得个假蝍了。闻人生想带她去会试,姑妈劝他说:“我看此女德性温淑,堪
为你配。既要做正经婚姻,岂可私下带来带去,不像个事体。仍旧留在我庄上住
下,等你会试得第荣归,她头发已经长了。这时候只认作是我的继女,迎归花烛,
岂不正气!”闻人生见姑娘说出一段大道理来,只得忍情和静观别了。进京会试,
果然一举成名,中了二甲,礼部观政。《同年录》上先刻了“聘杨氏”,就起一
本“给假归娶”,奉旨:准给花红表礼,以备喜筵。

    闻人生驰驿还家,拜过母亲。母亲闻知归娶,问:“你自幼未曾聘定,今娶
何人?”闻人生说:“好教母亲得知,孩儿在杭州,姑妈家有个继女许下孩儿了。”
母亲说:“为何我不曾听见说?”闻人生说:“母亲日后自知。”选个吉日,结
起彩船,花红鼓乐,竟到杭州关内黄家来,拜了姑娘,说了奉旨归娶的话。姑妈
大喜,说:“我前者见识如何?今天何等光彩!”先与静观相见了,执手各道别
情。静观此时已经是内家装扮了,又说黄夫人待她许多好处,已经认为干娘了。
黄夫人亲自给她插戴了,送上彩轿,下了船。船中赶好日,结了花烛。

    到了家里,双双拜见了母亲。母亲见媳妇生得标致,心下喜欢。又见她是湖
州口音,问:“既然是杭州娶来,如何说这里的话?”闻人生方才把杨家女儿错
出了家,从头至尾的事,说了一遍。母亲方才明白。

    第二天,闻人生同静观到杨家来。先拿子婿的帖子给丈母,又一个内弟的帖
给小舅。杨妈妈只说是错了,再四不收。女儿只得走了进去,叫一声“娘!”杨
妈妈见是一个凤冠霞帔的女眷,吃那一惊不小。慌忙站起来,一时认不出。女儿
说:“娘休惊怪!女儿就是在翠浮庵出家的静观嘛。”杨妈妈听了声音,再看面
庞,才认得出:只是有了头发,妆扮异样,若不仔细,也要错过。杨妈妈说:
“有一年多不见你面,又没音讯。后来听说你同师父到那里下路去了,好不记挂!
今年着人去看过,庵中鬼影也没一个,正自思念你,没个是处,你因何得到这地
位!”

    女儿才把去年搭船相遇,直到此时奉旨完婚,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喜得个杨
妈妈双脚乱跳,口扯开了收不扰来,叫儿子快去请姊夫进来。儿子是学堂中出来
的,也晓得礼节,就拱了闻人生进来,一同拜见了杨妈妈。此时真如睡里梦里,
杨妈妈说:“早知你有这一日,为什么要把你送到庵里去?”女儿说:“要不是
送到庵中,也不能有这一天。”当下就接了杨妈妈到闻家过门,同坐喜筵。大吹
大擂,更余而散。

    此后,闻人生在宦途上时有蹉跌,不甚得意。年至五十,方得腰金而归。杨
氏女得封恭人,林下偕老。闻人生曾遇着高明相士,问他宦途不称意之故。相士
说:“少年时犯了风月,损了些阴德,故会如此。”闻人生也甚悔翠浮庵少年盂
浪之事,常与人说尼庵不可擅居,以此为戒。这不是“偷期得成正果”的话么?
若不是前生份定,如何得这样奇缘?

    「简评」故事曲折生动,很可能有事实作素材,但是最后归结为“姻缘前定”,
特别是“少年犯风月”所以仕途不得志,就落了旧套了。

|<< << < 11 > >> >>|


·上一篇文章:唯一被载入正史的千古奇丐
·下一篇文章:盗墓贼的恋尸癖:汉高祖妻子吕后尸体遭侮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109161610377J1K8GJAAKKJ7FBBHJF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