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公主未嫁丧夫怎么办?

和亲公主未嫁丧夫怎么办?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sp;     火光昏暗,只隐约见到对方往左右闪出一条通道,当先走来一骑一人。来人并不下马,“原来是孤石公主行仗。大夏国主帐下泽世王给公主请安。”

  大夏国主帐下泽世王!

  

      埃杜哈心中大震。据他所知,大夏中的泽世王是当今大夏国主的王后的弟弟,也就是国主的亲小舅,权倾东国,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众王中最庞大的势力。不敢轻忽,忙单膝跪下:“末将埃杜哈叩见王爷。”

  既是王爷,那么便是友非敌了。泽世王不欲久留,一挽马头道:“请公主速往都城,朝中自有人侍侯。只是国主前日驾薨,公主节哀。”

  

      国主驾薨,李德明死了!

  

      这个消息直教山崩、地裂。而世泽王把惊雷打出后,不再耽搁,即刻率队离去。

  李德明死了,西侵的军队也该撤退了,那么,孤石公主何去何从?

  

      望着大队兵马急速撤去,埃杜哈不由目瞪口呆。和亲,本就是无奈之举。无人可和,更是难堪。进退不得,莫名其妙。

  

      孤石在车内把话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天真会开玩笑,千里迢迢把她引到这异国他乡,却原来是多余。所谓的丈夫连一面还没有见到,居然命归黄泉。

 

      该惊?该喜?该怒?该怨?

  “埃杜哈将军,我们作何打算?”这是难题。

  

      车外一片静寂。不止孤石,鹫丽鹘丽及百名侍卫均在问:该作何打算?

  

      “禀公主:此行既是和亲,虽大夏国主驾薨,我等也无回国的道理。不如先往灵州,看看新的国主有何安排。”埃杜哈终是作出回答。

  谁叫她是平止战乱的礼物之一?无人接收,却仍属于对方。在她的生命中,意外总是多多,再来这么一桩也无防。“好,就按将军的意思办了。”

  热闹不再,连天上的月亮都心事重重,往云里躲去。鹫丽鹘丽看着主子无甚波动的脸,想说点什么话宽宽她的心,却着实想不出该说点什么。

  

      应该不会有事吧?主子想得比任何人都多,也比任何人都想得开。一向如此,唉。

  拥被而眠,主仆三人各有所思。而孤石想的,是树林子里那一双厉如晴天一霹的眸--主事国主既死,当然免不了夺位的戏码。他,不知是大夏中哪一位王子?竟然,可以让泽世王亲自追杀?

  

      想来不是庸人。救人的悔意,也便散去。睡罢,大夏之行,本来就无所谓的。

  再行多几日,都城愈近,丧帝的悲凄就越甚。侍卫们便在额上绑了白带,以示哀悼。又是一件可笑的事,若在回鹘国,大夏丧主,这些侍卫们定振臂欢呼,怎可能做这些功夫?还是那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无疑,眼下的大夏是混乱的。第二十七天,一行百人终于行至都城灵州外。埃杜哈持节进城,得到的答复却是新的国主尚未确认,请公主于城外行宫暂驻,进宫之事日后再议。

  

      这么说,世泽王还没有称心如意了?

 

      不愿掺入这些是是非非,默默搬入了城郊行宫。显然,这是王族避暑的庭院,小而雅致,这么一百多人挤进去,刚刚够住。无人过问他们的生活所需,孤石不忍埃杜哈奔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历史上有多少美女是被人食用?
·下一篇文章:古今盗墓史上最传奇的一把宝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099511049EKBD1796I5AK7AK3684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