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公主未嫁丧夫怎么办?

和亲公主未嫁丧夫怎么办?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李元昊的深宫秘事之四

 

不防多一桩意外

 

  驼车里却是喧闹温暖。

      “主子您可把我们急死了!”孤石悄悄潜回,撞上鹫丽鹘丽的六神无主。不由分说,鹫丽抢先抱住了她。

 

  这两个丫头,定是顾虑着主子名节,只干着急,却不敢告知埃杜哈,派人找寻。孤石任鹫丽抱住,想起刚才那一路凉意,倍感温馨。

  

      原来越是无情的人,越在意情啊!

  

      这可又是一个顿悟。孤石满足的闭眼,有鹫丽鹘丽,也算不枉此生了。

  她的要求,向来不高,呵。

  鹘丽却发现了主子的不妥:“呀!主子身上......”

  

      那是血。素净的衣裙残破不堪,更有数处染了鲜红。孤石一路若有所思,根本没有注意,结果把鹘丽吓得够呛。

  

      “没事,救了只野鹿。帮我更衣。”二两拔千斤,阻住两个丫头的追根行动。

  

      私自外出,已经把她们深深打击,若再把抱着男人逃命的行迹透露,不把她们吓傻?自己脑中视礼教为无物,身子却最受礼教束缚。还是扮乖一点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嬷嬷说的。

  

      鹫丽鹘丽对望,眼中都是不信和担忧。这个主子!说她平易近人,却从不把心事告诉人,与任何人都隔得远远。说她软弱可欺,偏有许多惊人的独立特行。荒山野岭的,居然一个人往外跑。好不容易盼回来,又带了满身残破。

  

      救鹿,可能吗?

  

      身为侍女,主子不愿提,那也唯有视不可能为事实。吞下一肚子的询问,默默更衣。又去取了饭食,给孤石吃下。一切妥当,时候尚早,侍卫门便围了火堆,自行说笑解闷。有人带头吹羌笛助兴,很快歌声四起,好不热闹。

  

      鹫丽耐不住诱惑,便把身子探出车外:“呀!吹笛子的原来是埃杜哈将军!”回头招呼鹘丽:“快来看,他样子可有意思了!”

  

      两个丫头,便拥在车门口看那一堆热闹。埃杜哈将军?孤石心中一动,有点印象。这十多天朝夕相处,两人却并未见面。只偶尔挑帘,见到他背影,壮实,挺拔。处事沉稳,办事妥当。只不知是否已有婚配?大夏宫中必然比回鹘国更凄冷,自己是无所谓了,鹫丽鹘丽,可得快快给她们找户好人家呀。

  

      又是自嘲一笑。孤石呀孤石,你今年不过十五,却操心起这么些老成的事。

  

      车外歌声突断。但听人吼马嘶,一队强弩之兵蜂涌而至,把众侍卫团团围起。鹫丽鹘丽迅速缩回车内,神色苍白:“主子!好凶的人,把我们都给围起来了!”

  “怎么回事?”孤石挑起窗帘,根本看不分明,只隐约知道周围黑压压都是兵马。心中一动,莫不是刚才追人的那批人?是敌是友?

  是敌是友?

  

      这个问句也是埃杜哈的当务之急。看周围的兵马,绝不下千人,自己这百人小队,可危险得很。况且公主金枝玉叶,稍有差池,他如何担当?昂首行礼,朗声道:“回鹘国孤石公主行仗在此,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nb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历史上有多少美女是被人食用?
·下一篇文章:古今盗墓史上最传奇的一把宝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chuanqi/099511049EKBD1796I5AK7AK3684F.htm